动漫还要音乐金装,谁说童谣不需摩登
2008.04.01

我所处的城市杭州,这几年正在大力发展动漫产业,不仅兴建了国家动画产业基地,每年还会定期举办一次国际动漫节。但一直让我很郁闷的是,这种自上而下的运动,虽然对于动漫本身的细节可谓是进行了无微不至的呵护、面面俱到的关怀,但对于动漫产业周边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音乐却并没有投入成比例的热情。不过,在这方面除了说明目前国内动漫产业发展的布局尚不够合理与平衡之外,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和中国音乐产业的不够成熟有关。我们可以拿动漫与电影来类比,按今时今日的发展力度以及人才储备,中国动漫业的明天必将取得中国电影在今天于国际上的地位。但即使是中国电影如今已经在国际三大影展打开了一片天空,在“奥斯卡”的舞客也算是一个常客,但与之相匹配的电影音乐呢?除了《卧虎藏龙》里的谭盾和马友友,因为面孔是东方的还总算和中国有关之外(事实上他们的音乐思维和意识都是西方的),其它的大片,几乎全部都是邀请的国际音乐人来打造,即使是一向视电影配乐为第二甚至第一镜头的王家卫,除了部分旧上海的选曲之外,其著名的《2046》配乐,同样也是交给日本音乐人梅林茂打理。当一部画面感十足东方,镜头总是洋溢着中国红和江南绿这样鲜明色彩的电影,流淌出的却总是巴洛克音乐、匈牙利舞曲和摇滚节奏时,作为中国影迷的你,又作何感想?


中国的动漫产业同样如此。都说中国的动漫事业起步虽晚,但却凭借着良好的群众基础,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已经在形象、情节上设计出了许多本土化的优秀动漫作品,但至今为止,至少我还没有听到过一首能够真正流传的中国动漫歌曲。中国的卡通音乐,要不就是延续着五、六十年代的动画歌曲“复古”,把21世纪的青年当老古董来对待,要不就是将音乐制作工程包给一些能够受理任何行活的广告公司,当很多音乐人对待动画音乐,就像对待酒类广告、汽车广告、饮料广告,甚至安全套广告的音乐一样对待时,就算他把自己逼回母体,估计都会有威士忌的味道、汽车的味道,还有草莓香精的味道。


正因为如此,《星猫和小伙伴们的冒险》这张唱片对于中国的动漫产业来讲,就有了特别的意义,甚至可以说,中国动漫产业不是因为有了国际动漫节和国家动画产业基地,才算是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而是在自觉的将音乐融入到动漫产业来之后,才算是功德圆满、完美起航。这种说法其实一点都不夸张,回想一下在八十年代,对于当时中国少年一代影响最深的动画片《铁臂阿童木》,真正还能记住这部分动画片情结的估计不会有太多,但只要是看过这部分片子的人,就一定会记住阿童木的形象和主题歌,想起了阿童木就想起了主题歌,唱起了主题歌又浮现出阿童木,而这正是音乐对于动漫的重要作用。


回到音乐本身,这张唱片不仅仅只是在纪录上有意义,在音乐上,它对于中国动漫业来讲,同样具有领航的意义。首先,在这张卡通原声里,我们终于听到了属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卡通音乐,它不是几十年前儿歌的后续,而是真正属于E世代的音乐,在保持住了儿童歌曲欢快、简洁这些永恒的特色之外,更以摇滚、民谣、波萨诺瓦、独立流行和电子等音乐元素,大大的丰富了歌曲的表现力度,让它们不仅好唱还好听。这在一定程度上,其实也揭示出了儿童音乐的发展规律,童真童趣是永恒不变的特质,但不断在形式上将它时尚化,则是儿童音乐能够顺应时代的必要保证。而之前许多卡通音乐和儿童歌曲,小朋友都不爱唱,正是因为它们不够时尚,这就像你拿着一些七十年代的童装让现在00后小朋友穿,他肯定会以此当成明天不去幼儿园的借口,因为丢不起那小脸啊;其次,在创作上,这张原声既没有真正将它交给少年儿童,也没有将它交给金牌音乐人,而是让一些或正处于青春过渡期的年轻音乐人如牛奶@咖啡、王佳依,或是心态永远卡通、永远梦幻的闫月来打理,这也让音乐在保持结构的精致老辣之余,还充满了儿童歌曲必须有的健康活泼向上的生气,所以它既适合给小朋友听,同样也适合成人哼唱,而这也是优秀儿童歌曲的最高成就;最后,这张唱片的歌词虽然都由成人创作,但却无一例外的童趣、童真,这其实也给无数音乐从业人以一个指引,音乐创作的确是一个复杂和多元的工程,在其中蕴含着无数可能性,并不是只有做足自己、摆摆个性就能做出最好的音乐,通过对不同领域的涉及,以想像力和创造力来探索不同的音乐形式,才是一个真正成熟音乐人的最高追求。


在这方面,再度表扬一下牛奶@咖啡里的那杯咖啡格非。《勇敢的小战士》的键盘音色一响起,就很容易让熟悉他的人分辨出他的风格和手笔,并且回忆起《世界另一面》或者《月亮上的花园》中的那些味道,作为一个年轻的音乐人来讲,如此年纪就已经能在编曲上形成一种风格,的确是难能可贵的。如果要说这张由“摩登天空”打理的动画原声还有什么遗憾的话,我想问的就是,为什么那几条“新裤子”没有参与进来?


文/爱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