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情歌而已”:声音碎片终成最佳中文乐队
2008.09.09

艺人:声音碎片
唱片:《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
厂牌:摩登天空
时间:2008年9月


“经过一个村庄之后,我们突然失去了语言”,“一切表达都已多余,温暖不了某一个夜晚,唯有情歌貌似单纯,会唱的人却已经沉默”。这首《情歌而已》作为压轴曲目,被收录在“声音碎片”乐队近期推出的第三张专辑《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中。恭喜马玉龙老师,终于开始歌唱爱情,虽然仅仅情歌而已,声音碎片也从此多了一些浪漫的情调。虽然从句式上来说,“情歌而已”仍显得颓废,但比之从前歌唱的“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仍算是明朗了很多。

一、最淡泊的野心
《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是声音碎片乐队的第三张专辑,继前两张专辑《世界是噪音的花园》《优美的低于生活》之后,声音碎片对于音乐的把握已经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或“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能完全概括这支传奇乐队目前的状态,所以除了《情歌而已》这样回归心动本色的歌曲之外,这张专辑中更有《在一起》这样洒脱不羁的恢弘之作。“甜蜜时劳作,空闲时跳舞,偶尔做简单的梦;我们多偶然,我们微不足道,向晨光挥手,向落日祈祷,一生比朝露还轻”,这样的境界已经超越了一般乐队甚至诗人的视野,无论从音乐上,还是歌词上,以及从内到外所蕴含的意境,都已经日臻成熟甚至炉火纯青。如今的“声音碎片”早已不仅仅是声音的碎片——这是他们自谦的说法,他们早已在音乐上构筑起一道厚重的音墙。

主唱马玉龙说:将来声音碎片的作品,在音乐上可能会不那么注重形式,但是在歌词方面,一定会更好。这个当年被定义为“流浪诗人”的彝族同胞歌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诚恳,完全和他喝大了之后的狂放不羁不成比例。有人曾如此评价马玉龙:“充满想象力的歌词为声音制造的碎片构筑起自己的灵魂,他的歌词可以成为许多所谓诗人们的教科书。”不知道写这句话的评判者在听过声音碎片的这张新专辑之后,是否更坚定他的判断,但是从“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的专辑标题,已经可以看出声音碎片淡淡的野心,和深深的自信。

二、最中文的乐队
声音碎片拥有一个天才的主唱,其嗓音的完美以及对于旋律和歌词的把握更使声音碎片远远超越了国内其他很多乐队。早在新专辑出版之前,吉他手李韦和主唱马玉龙就曾坚持认为:这张专辑完全超越了他们的前两张唱片,无论音乐还是歌词。在《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专辑出版之后,更有人评价认为,“声音碎片凭借这张专辑足以跻身最佳中文乐队行列。”

声音碎片驾驭中文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们的三张专辑中歌词都是亮点。毕业于西南民族学院中文系的马玉龙的歌词造诣,早在他们推出首张专辑的时候已被认可。他们并不像很多国内乐队一样,把歌词当成是旋律的填充,他们不是仅把音乐当成一件时尚的外衣,而是以中文歌词为依托,中文歌词不再仅是旋律的填充,而是与音乐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并没有主次之分。

中文歌词与西式旋律的结合一直是很多中国乐队所面临的问题,以往似乎有一个定式:歌词好的乐队的作品往往缺乏旋律的流畅性,而旋律好的乐队歌词又少了意味。这就是由于中文的四声很难溶入到西方的旋律体系,英文甚至包括日语在内,则没有这样的问题。声音碎片作品似乎在这方面解决得比较得体,中文的四声与西式的旋律不再“打架”,不再有一种很“拧”的感觉,借用他们一句歌词,感觉就是“顺流而下,把梦做完”,用中文创作的音乐人能做到如此融合的不多,而声音碎片是其中一个。

三、最醉人的声音
《在一起》:他们唱着生活,唱着爱情,他们说“什么叫完美,已不重要,只要我们在一起”。曹操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声音碎片说:一生比朝露还轻。他们依旧有些悲观,避世,但却比从前多了劳作和跳舞,以及向晨光挥手,向落日祈祷。

《天边一朵云》:声音碎片的《天边一朵云》像是30年代的无奈,在浮光掠影中被缅怀。舞女们的故乡,和一朵云的故乡没有差别。“一朵云的一生,抓不住另一朵云,像穷人把流浪叫做自由”。

《把光芒洒向开阔之地》:种子萌芽的过程叫苍老,我们苍老的过程叫做趋于世俗。最终世界还是那么大,生命还是那么轻,光芒依旧被洒向更开阔的地方。骄傲的年代里,我们是墨子的门徒,如今,我们追随了庄周。

《随意跳舞吧》:“搂住影子就有舞伴”?李白不是说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是生命豁达的境界。“转过身去舞步丝毫不乱”,李白还说过,“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是侠客般洒脱的境界。纵观国内摇滚歌坛,能达如此境界者,有谁?

《情歌而已》:专辑中最后一首歌曲。歌词中说,“曾经我们不分白天黑夜,唱着情歌一路来看你,你如此回答:情歌而已。”这一句歌词足以把所有人打败。这首歌应该被送给所有爱过的人,淡淡的旋律和揪心的歌词足以让人在回忆中,醉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