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市场:摇滚乐的天堂,电子乐的人间
2008.09.09

专辑:《音乐会》
艺人:超级市场
厂牌:摩登天空
时间:2008年09月28日

可以这么说,“超级市场”于中国电子音乐界的地位,形同于崔健在中国摇滚界的地位。两者除了普及了中国乐迷关于电子乐和摇滚乐这两种形式以具体的感性认识之外,他们的先驱地位,事实上还不仅仅只是因为在时间上所占的便宜。人本主义的音乐模式,让崔健的摇滚乐和“超级市场”的电子乐都成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景色。就像很难确定崔健早期的摇滚乐究竟是什么风格一样,“超级市场”的音乐同样没有任何的欧美的同类型乐队和音乐形式可共参照,他们不是第二个XXX,也不是XXX的XXX,他们一直以来都只是崔健和“超级市场”,而后也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看起来很电子的“超级市场”。

请允许我再借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复习一下“超级市场”的历史。在1998年那张《模样》推出时,中国内地很少有歌迷听到这样类型的音乐,甚至就连当时“超级市场”的吉它兼主唱田鹏自己,都很难用理论去概括自己正在做的音乐。由于摇滚乐手出身的背景,加上专辑采取了一些简陋的电子设备,于是这张专辑被定义为中国第一张电子摇滚专辑,“超级市场”也成了国内第一支电子乐队组合,俨然之间,“超级市场”成为中国新音乐里的电子祖宗。但实际上,《模样》这张专辑对于国内电子乐今后发展的影响并不很大,反倒可以称得上是内地摇滚乐一直以来被忽视的一道分水岭。当千篇一律的重金属、民谣摇滚、英式、朋克这些风格,已经用定义拘束了内地摇滚乐想像力的时候,正是“超级市场”的出现,正是它借用电子乐这种更“散漫”更自由的表达方式的出现,使得内地摇滚乐第一次呈现出除苦闷、叛逆和愤怒之外的祥和一面。而用电子氛围取代几乎已成另一种定式——失真吉它的编曲方式,也让内地的摇滚乐可以在强迫性坚硬的惯性上,滑出另一种柔软的、外太空的、温情的和浪漫的轨道。

1999年第二张《七种武器》虽然在采样和氛围的制造上“进步”了不少,但“超级市场”所做的,更多的还是以电子音效来扩伸摇滚乐的外延,听听《S2》极强的摇滚现场氛围感,听听以情歌为主体的《S3》,这都不是以节奏和音色为乐的“纯粹”电子音乐人所能制造得出来的。2004的《繁荣的》,可以说是田鹏从摇滚乐到真正电子乐蜕变的一张专辑,但《最后一天》及《家》的近似于民谣,比商业流行曲更流行的旋律,却依然昭示了田鹏于电子设备之外那种人性的温情、理智的感性。

而新作《音乐会》,首先我会将它当成是“超级市场”音乐进程中的一个转折点,它可能因为对电子语言理解的深入,让今后的“超级市场”在音乐思维上更趋向于电子乐,而不是电子乐虚化的摇滚乐。一如前作《繁荣的》那种电子语言和乐队语言交替、交杂的使用,这张专辑还在这个基础上,又更多了点电子音色的华丽,以及用多元形式拓展出的想像力。与其他音乐人最不同的一点是,旋律的优美一直是田鹏的天赋、优势,也是他音乐中最本质的根基。因此,即使他的音乐野心不断膨胀,胀到必须用更多的音乐元素才能释放时,旋律的美感依然可以让他“限制”在感性的范畴。而这恰恰正是其他许多过份强调多元化音乐人的弱项,于是只能蜻蜓点水、走马观火,最终最多只能落个形式某某某,却在形式的变化万千中迷失了本色。

听听《电视八十四》,虽然同样是Trip-Hop的节奏,但温情的节奏,却在真正心跳似的舒缓中,让人体会到一种流行音乐才会有的浪漫与柔和;开首的《未知音乐家》,则更像是一首火星民谣,而且还是带有摇滚精神的那种批判民谣,能在一种外太空的氛围中,还能忘记科幻、忘记逃避、忘记享受的音乐人,这显然比某些人口中的“摇滚”更摇滚,也更体现出摇滚乐的自由性;《无题音乐会》倒像是一首Ambient音乐,而飘渺的人声采样,则让它听起来又有种原生态的感觉;《信封》同样是和摇滚乐交媾后的产物,这一直是田鹏的强项,也是那些在乌托帮里营造电子王国的电子音乐人的弱项;比如说,你就很难想像有哪一个电子音乐人,能够在他的专辑里放上一首像《星》这样纯粹民谣的作品?因为电子音乐从来的标准就是逻辑,而民谣又从来都是玩得感性,那种缺乏理性却纯美的感性,至于所谓的电子民谣,事实上这世界上从来没有电子民谣,而只有用电子乐伴奏的民谣,一如可以躺在星空下哼唱的《星》……

因为和肖楠、王娟等不同音乐人的合作,现在的“超级市场”已经越来越在音乐和制作模式上,体现出“超级市场”这个名字的意义。类似于Air和Zero 7这样的开放型音乐结构,也让“超级市场”的专辑,越来越包罗万有,而这种合作中包含的无限可能性,恰恰正是电子音乐人(音乐人)不断超越自己、保持新鲜的青春密笈。当然一招杀无敌的旋律流畅性,则依然可以让“超级市场”再度从已经行业化、产业化的大同电子作品专辑堆里显现出来,虽然它听起是电子乐,但实际上它还是那么“不伦不类”的电子乐。它是摇滚乐的天堂,也是电子乐的人间。

文/爱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