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间碎片里,留下一些声音 ——声音碎片《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制作手记
2008.09.09

2008年,过去的历史,过去在哪儿,记忆里残画张张。还好还好,抽出唱片放进电脑——
在一起在一起
双手握紧现在
什么叫幸福已不重要
只要我们在一起
什么叫完美已不重要
只要我们在一起

我这几个月和这些声音片子们在一起的证明?过去的事真的存在?和梦境一样靠谱。昨天你做了什么?上周五晚上和谁在一起?一个月前?去年?你十八岁?童年你还记得多少?和朋友们聊过去一起经历的事,每人的陈述总是有出入?大雪下到了赤道少数人来到街上地心不停颤动环环相扣。

2038年,在吉他手韦老师家,我们正在争论当年奥火是李宁还是刘翔点燃的。键盘光蕊老师说对,你们那时都高了,刘翔因此脚受伤不能比赛。这时马老师从天而来,驾着个人飞行器(当年李宁点火使用的是第一代),满头吉米佩齐式白发。人都齐了。鼓手秦还是当年那头脏辫,认为当年我是故意删除了第一次完美的录音,目的是为了录第二次。宋贝斯提出证据,最后一首歌——

经过一座城市之后
我们刻意丢弃了声音
一切表达都已多余

我说,第一次录音之前我的确去过一座城市,长沙,看见在中午太阳下公园草丛一对中年男女在艳事,那是2007年10月。第二次录的时候香港正在上演真人连续剧《艳照》第一季。那段时间我们还以关西互相尊称。最后完成这张专辑多了一倍的时间,一倍的酒水,一倍的烟草。还有一倍的听众。唱片里还有多处刻意,电影配乐一样恰当在回忆那梦想之年。

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时空里,隔彼绝此,相互理解是美好企图。不是说未来世界,是此时时刻刻,每一个地方。在电脑前发呆,感觉世界只有一个人,来点音乐吧,让虚无蔓延开,音量大一点儿,最好还有重低音,跳舞跳舞跳舞跳舞跳舞。律动解放身体,身体解放大脑,大脑解放思想,思想解放共鸣。

理解别人难,理解自己也难。谁理解自己三十年亲自从来回忆从去预想。录音之前几次商讨,马老师希望能够音乐整体氛围优雅空间开阔。韦老师认为声音的画面感、动态非常重要。我认为这都需要通过乐队整体演绎来满足。

Mac+protools让录音工艺简单容易,只要乐队同期演出彩儿来奏出劲儿来,录下不用混音就非常好听。一首曲子连续走三遍,最好的一遍众关西都心里有数,删掉另两遍。后期时加点油盐酱醋,声音鱼片就成了。录音进棚之前乐队创作已完美演奏已默契。开始!按下R键,只等你们纵情还要煽情,周围我已架好麦克机位,角度距离经过考究令人满意。
Mix相似作画,drum是点,lead是线条,gtkbback是面,bass在点线面之间流淌。时空角度距离不同听觉不同的美感,像是每个人都有一个美丽的角度,像是方言,像是黑皮肤,看谁能欣赏。一个混音只是一个角度的美感一个时空的嗜好。

突然,有人方寸乱了,时空扭曲的感觉。把五岁的你突然扔到这个全世界人类都陌生的城市。(删掉一千字,写太多了在误导听众。)太多画面,太多故事,太多人物,太多太多太多的都随风散去了。那天从胡同出来,空气新鲜阳光晃眼。几个学女美生衣辣着火,吸引众多视线,但还有点儿拘谨。新的一代又来了。

像天那边一朵云
我们的眼神和姿态
像天那边一朵云
我们的行走和声音
像一朵云 一朵云 而已
马老师虚无地唱道。

古代名士把虚无当作境界,马老师一心想去与他们共醉。马老师也只有两天,一天用来醉酒一天用来醒酒。录音对这群片子来说不是工作已经是酒会。可以说这张唱片并不是我制作的,我只是在酒会之余打开了电脑,这些声音早就等在那里,我让他们留了个影,认为有些意思的人会听到。


文/曹操(声音碎片《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专辑制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