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中文乐队优化系统 众电台DJ整合声音碎片
2008.11.20

“声音碎片”乐队的低调,也许注定他们不会成为大红大紫分外妖娆的偶像,但《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专辑的推出,却使他们成为更多摇滚乐迷和知性青年的挚爱。有评论更认为声音碎片已经凭借这张专辑跻身“最佳中文乐队”行列。声音碎片乐队2001年签约摩登天空,已先后推出《世界是噪音的花园》《优美的低于生活》及《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三张专辑,最新专辑不但在乐迷群体中赢得了无数好评,诸多资深电台DJ也对这张专辑褒扬有加,甚至称这张唱片“将整个中国流行音乐和摇滚乐的音乐水准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一直以来听国内的乐队的专辑总是缺少一些东西,除去制作水准的问题不说,主要是音乐性不够丰满。虽然都不可避免的有着模仿的痕迹,但是却不能很好地将其消化成自己的语言。声音碎片在新唱片中表现出来的成熟,并不只是代表他们自己的进步,而是将整个中国流行音乐和摇滚乐的音乐水准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是一张最合适在全球经济萧条时期聆听的唱片。
张有待(北京音乐广播主持人)

但愿这不是最后一张听到的有感觉的中文唱片。我比较喜欢这支乐队,有感情的音乐,一点都不娱乐,气息有些传统,含杂着些合理的动荡,有些无奈根本就是为了抒情——我是这样理解的。我的理解比较片面,我一直想做个片面的人,就是很片,侧面看起来。声音碎片听起来,就像看到了我的侧影,比较迷人,人家不是主动迷人,对被动迷人的音乐我们还是应该欣赏的。也就是:也有不撒娇音乐或流行音乐。我喜欢声音碎片的艺术,这名字谁起的,很贴切。嗓音也当乐器用,全神贯注地演起来有看得见图景的杀伤。杀伤——就是为了杀掉伤心的人吧。我知道歌词不错,所以不看歌词。看歌词是我的习惯,我尽量不照我的习惯。单一听就觉得不错:音乐伸展舒阔有颜色,有些不定飘忽空间的享受,有些翻滚团磨的刺激,而且多样性。
董鹏(唐山音乐广播节目总监)

他们追求着风格的不断创新,他们是一只非常职业的乐队,专业的音乐人,他们不需要任何的戏剧性,只是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事,认真的做好的音乐。谁说摇滚乐都是另类的?如果没听过摇滚乐的人,总会认为摇滚乐是锅灶而且喧闹的音乐的话,这张专辑就是最好的反例,就是最好的让他爱上摇滚乐的专辑。《陌生城市的早晨》,所有的歌也许都没什么特别的,这首歌,讲的只是,你在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城市里面,看着日出,而对这全新的一天,所生出的希望。不过每次听这首歌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激动,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柚子(国际电台HitFm编辑)

最初的时候听与体内同步的叛逆,在经历和经验都具备了之后会听听概念,而现在,资源早已不像打口时代般稀缺的时候,听觉也在理性与感性多年的牵扯中中庸起来,就像伤口上的痂,不太美观的修复。有人不甘心这种稳定,在另一个稳定到来前一定会有一次动荡。这动荡来自内心永恒的需要,也必须凭借力量。我也在新音乐的春天醒来,在老崔的声音里悲壮,于the cure的世界里下坠,随后在“木马”狂欢的舞步中眩晕。在自己的世界里久了,有些陈腐的味道自己不会知道。而这一次,真的是这一次,当马玉龙用和他的身形成反比的声线在乐句尾潇洒掠过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了身边早已遍布的腐朽的味道。美好来自大声场中清亮的吉他,来自鼓槌每一记的滚奏,来自幻化调性悠扬的提琴,还来自……欢喜一样东西是瞬间的判定,但一定不仅止于瞬间。本文前三段是这句话的背景。我承认,在“声音碎片”的过去的岁月里,我的专注中没有他们。但这一次,我决定专注地捧起他们给我的美好,即使这些美好在我的语言里也像“碎片”般迷幻着。
卓乐(江西交通音乐台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