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裤子乐队网站聊天语出惊人 大谈网络有害
2007.01.25

    也许没有那支乐队会像“新裤子”一样,在冲进某家门户网站的聊天室后毫无顾忌地信口胡说。这三位一代年轻人心目中的大人物似乎拥有停滞时间的能力,从摩登天空97年签约新裤子开始十年过去了,他们仍旧维系着自己愣头青文化偶像的地位,他们仍像以前一样,不受大众影响,只影响大众。

  “我们不是恶搞。”乐队首先对曲解新专辑《龙虎人丹》创作初衷的人说不:“恶搞是否定权威,否定精英,我们还是在发扬以前的精英文化。”迪斯科、霹雳舞、武打片、发廊妹,这些细碎的片段构成了“新裤子”描绘的《龙虎人丹》式的世界观。“我告诉你,这就是复古,我们只喜欢这些大家不关心的文化。”

主唱彭磊特意指出,自己脖子上的锁的典故来自于Sid Vicious与Nancy Spungen,而不是矢泽爱的NANA,“所以说年轻人要了解文化的根源,而不是断章取义、盲目赶时髦。”

  至于为什么叫《龙虎人丹》?“《龙虎人丹》是我们小时候常吃的一种药,它的特点是听起来名字特别猛,但实际上没有太大的功能。”对于熟悉他们的人来讲,“新裤子”热衷的这种自嘲通常蕴含着自信的意味,他们狡猾地平衡着这两者的关系。

  “你是做文化的先锋还是做一个为文化服务的小丑?”在回答主持人关于娱乐与个性的问题时,乐队键盘手庞宽的回答,“娱乐也需要讲智慧。”

  “新裤子”拒绝数码产品,他们的电话都是模拟信号的,对这个自大的科技时代,他们似乎永远保留着自己的态度。

  “网络的出现使得人们的欣赏水准降低了。”从1995年就开始上网的主唱彭磊对现在的网络时代充满了敌意:“网络使得所有的人都获得了同样的话语权,好多工作都可以通过很简单的低成本的方式完成,但是完成的好坏就参差不齐,好多人都来做,好多东西弄得乱七八糟,比如网络歌曲,没有标准了,大家的文化水平现在变得更低了,所以我们反对这个东西。因为网络非但没有使大家的品味上升,反而使大家品味下降了。”也许在彭磊眼里,1995年时的网络世界才是真正的乌托邦,“那时都没有网页,只有一个黑界面,能互相说几句话,每次能上半小时……90年代的时候,大家做事都相当有品味。”眼镜主唱自言自语。

  这支妄想狂般的乐队执意认为《骇客帝国》和《终结者》那个时代也许真的快来了,网络正在慢慢失控。“就像一个庙,这个庙本来没什么用,但是很多人拜了以后就灵了。网络也是,本来没什么,就是一个平台,大家都上,都喜欢它,最后就灵了,就真出来一个怪物,把我们干掉。”

  也许是被自己描述的可怕未来场景吓到了,乐队转而聊起了轻松的话题,“有个朋友帮我们买了一个60斤重的电子琴合成器,但是飞机最多只能带25公斤。他特意转到一个高级机场,因为那里可以多带5斤,最后这个朋友连自己的裤衩都没带,只抱回了这个合成器……当然,这是很值得的,因为这个合成器是坂本龙一用过的。”

  “你们一直是伪摇滚,不过我很喜欢。”最后,某位有趣的网友这样发表自己的感慨。一向沉默寡言的贝司手刘葆用“新裤子”一酷到底的口吻回答道:“你做个真摇滚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