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 J的《幻象》游戏 对比交织的引力空间
2008.11.13

作为中国电子乐创作的前沿人物,Dead J(邵彦棚)近年来一直忙于舞台剧的音乐创作,先后担任了先锋话剧导演孟京辉的多个剧目的作曲和音乐策划。于上周,令电子乐迷期待已久的全新个人创作专辑,终于通过摩登天空旗下的电子厂牌石榴发行上市。

《幻象》——Dead J第三张专辑的标题。这是与前两张专辑《心象》和《幻术》一起,在专辑概念上玩了一个文字游戏。首先是“幻觉”摆在首位,而同时则是一个在虚拟空间中的一个大象的实体,虚实交错和空间移位或许是Dead J在他的幻觉中要传达的。这个字谜也可以看作是Dead J在他的音乐思维游戏中对于逻辑概念的延伸。

鉴于之前的两张专辑《心象》和《幻术》分别代表着梦幻电子和迷人声象,《幻象》考虑到的则是深度。这张专辑用难以忘怀的引子Radian(弧度)开始,释放出的高频,就好像在用沙漏倒计时着进入太空前的最后几秒。空间,Dead J 的音乐充分利用了它。

有时,全开放的时代感就像《Sometimes Incline》或者《Dream Dust》中的温暖旋律(这两首歌用了最多的怀旧电子);有时,像《Fume》和《Radiance》中体现出的极端缩小的空间,建立出一种反省的感觉。这些曲目中使用的咆哮节拍,分层合成器,将声音消减到一种无限的黑暗道路之中。这种感觉很苦闷但是令人上瘾。而像《Time 21》这样的曲目很容易将你放进另一个空间,《Cold Light》却会让你冻结。

《Rapid Eye Movement》和《Circle Composition》是专辑中最全面的两首作品。它们都有一个进步和振奋人心的轴,这些都来自于波普合成器。在这12首作品之中,当然你也可以找到一些温暖,尤其是像《Almost Waiting》中来自于害羞的手风琴所演奏出的抚慰的歌谣。

《幻象》是一张拥有对比元素的专辑,冷——暖,轻——重,虚——实,明——暗,急——缓,基于事物的两端,Dead J却通过他的个人音乐思维建造了一个立体平衡的空间。而这个有着强磁场的引力空间也将在你聆听的过程中悬浮、旋转、下落并独立的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