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Design Studio--白天不懂夜的黑
2004.03.22

以前都说:文如其人。当有了设计这个行业时,“设计如其人”的说法也就成立了,观念、气质这些隐性的东西总会在作品中渗透出来,当看到好的设计时,禁不住想更多了解这个设计师本人,从中找寻使其作品发光的源泉。

摩登天空是一个商业性音乐公司,在骨子里它是前卫的,摩登天空有自己的设计工作室——Money Design Studio,中文听起来很优雅“茉莉”。“茉莉”的成员都很年轻,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热情的实干精神。“足足80平米的空间,到了客厅是上班,进了卧室就下班。” COPY2的真名叫黄海鸥,是这帮热血青年中的一个,大凡设计师都喜欢在一种像“窝”的环境里生存。在他工作区的墙上贴满各种宣传招贴、卡片、以及久违了的的变形金刚的图,靠墙的书柜里堆满了各类杂志,设计的、音乐的、时尚的。电脑上的小飞碟模型、李小龙的照片、墙角的老打字机、还有总跟在脚边摇头晃尾的小狗,颉取任何的一处都是他创意的触点。

他做过很多歌手的CD、磁带设计,有一部分是摩登天空麾下歌手,而最主要的客户还是其他唱片公司,以及Party组织者和一些流行时尚类的杂志。从偏向性来说,主要是娱乐行业的设计。昼伏夜出是他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他说只有在晚上不会被打扰,也只有晚上灵感才会源源不断。他喜欢寻找到一种比语言更贴切的表达方式,把所思、所想通过作品的形式转嫁出来。他是那种能充分让自己快乐的人,玩摇滚、开酒吧等,不开心了就走。在他眼里,“设计只是服务性的行业,做到准确到位就可以了,创新是艺术家们的事儿。生活更由不得我创新了,今天零下六度我就得穿羽绒衣,这是没有选择的。”也正是这种轻松心态,让他在工作和生活中才显得更洒脱。设计中少了些条条框框,更多的是后现代的、随意的、不经意而又刻意为之,看似随便的精心雕琢之作。

快乐的莫过于客户对你的原创意是一见钟情。但凡存在客户这个主体时,设计不受到阻碍又是个笑话。他觉得在自己的工作中最大的阻碍自然是来自客户“因为业务侧重点的不同,而基本上平面设计在国内被很多广告公司塑造成一个熟练操作工种的行业,电脑更是被视为一部可以无限反复尝试的奇妙工具,这对一些专业的设计公司和个人设计师是很大的损害。往往最初提供的创意会被客户否掉,而沦为替他实现各种希奇古怪念头的机器人。 (最极致的一次是被某银行的客户要求在摩天大楼上加上孙悟空做封面的经历。)”感叹于当今的设计问题,设计市场的混乱,以及在各种打击中设计师逐渐丧失个性,只求赢回更多物质利益。“每次最兴奋的是刚接下设计想创意的时刻,然后就是不断的改,迎合客户,热情渐渐丧失,最后精疲力尽,只好对付着做完这单设计,寄希望于下次。当然不是所有客户都这样,但起码是多数情况下。” 而往往欢乐和痛苦是背向而立的,同等的痛苦换来的必有同等的欢乐“最高兴的,也是最有成就感的时候是熬了一夜终于有了好想法并一步步将其实现。”

问他为什么叫“COPY2”时,他这么告诉我:“最标准的解释是,在做第一期《摩登天空》杂志时有一部分的内容由香港的《音乐殖民地》提供,需要按原样复制一遍。这个工作由我来做,而工作单的英文部分要一个英文名字,所以想到这个。但是被庞宽(“茉莉”的成员之一)抢注了,所以只好叫copy2。以后摩登天空的设计师都按此系列排名,现在好象已经到了copy 9。”这是个听起来很不一般的取名方式,但是“设计师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说自己的作品有抄袭的成分,从你们这么取名来看,似乎一点也不忌讳?”“忌讳就是一个人心虚的表现。而且我认为这世界到现在没什么可以再自称原创的东西了,所有东西都是在现有基础上融合而来的。即便你突然所谓灵感一现,那也是你脑中以往看来的东西留在潜意识当中的罢了。话说回来,小孩都知道去一个地方最聪明的办法是看地图或者问别人,一声不吭自己闷头乱找可能天黑了也到不了目的地。”他不愿把是否有设计灵感归结在自己身上,认为设计师的职责就是要做到资源的有效整合,而原创不过是量变后的一种质变罢了,惟有多看、多学,才有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