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着纯粹找寻成熟
2004.03.08

经过了发行商的一拖再拖,经过了歌迷们耐心等待和热切期望,经过了排行榜上的冠军位置,经过了颁奖典礼的重视与青睐。姜昕的第三张专辑《纯粹》终于在众望所归的气氛中面世了。

上世纪第95个年头儿,她凭借着有别于靡靡之音的独特嗓音和当时无可比拟的优美旋律征服了歌迷和媒体,成为了最红的新秀。此后,她沉寂数年,只是在新旧世纪交替的时候发表了一张毁誉参半的《五月》。而今天,转变了生活状态和生活观念的她,终于发表了第三张专辑--《纯粹》。

其实这张唱片在推出之前,姜昕的名字便已受到歌迷的欢迎和媒体的关注,自去年10月以来,改编自许巍《那一年》的《潘多拉》和专辑同名曲《纯粹》先后对各大排行榜进行了轮番轰炸,而且都登上了冠军的位置。与此同时,姜昕也成为音乐论坛中网友的红人以及报纸杂志上采访的对象,并在最近的百事音乐风云榜颁奖提名典礼上获得了六项提名。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对姜昕这个沉寂几年而且一直保持低调的歌手而言,似乎是个奇迹。当然,奇迹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就象金字塔体现了埃及人民的智慧一样,姜昕的奇迹也表明了她同制作人之间的出色合作以及歌迷们欣赏水平的迅猛提高。

《纯粹》的录制过程可谓是颇费周折,这并不是说乐手的技术不够成熟,相反,这张专辑的录制班底是一水儿的国内顶尖大腕儿。这一点,你打开唱片内页时就会发现,这次姜昕请的乐手几乎都是"老一辈革命工作者",其中包括李延亮、艾迪、张永光(仨儿)、陈劲、刘文泰、岳浩昆、峦树、单晓帆,谁看了谁眼红。就连年轻一些的虞洋也曾凭借其精湛的技巧担任过唐朝乐队的临时吉他手。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这张唱片还要拖这么久呢?答案很简单:精益求精。

这是个如今被许多名不其实的人用滥了的词语,但放在这张唱片上,它却又显得黯然失色。无论是摩登天空公司还是姜昕本人,对它付出的心血都不亚于慈祥的母亲对待自己孩子时的细心呵护。

从未在自己唱片中担任过作曲工作的姜昕,这次拿出了两首作品向人们证明,自己并不是不懂音乐的纯粹诗人女歌手。由许巍担当制作人的《嘘--》在抽象的Trip-Hop节奏下讲述着一个恋人们之间的道理:在一起,不意味着不停的说话,有时候,沉默也不代表尴尬。而另一首《尘》则是姜昕经过六年的反复修改才完成的作品,看似是在描写清晨的一粒尘埃,实则是在表达她从尘世之间的迷失中醒来后对爱情与生活的健康向上的乐观态度,歌曲的亮点不仅在于姜昕充满寓意的歌词,更在于陈劲与单晓帆时髦的编曲,感觉与以Four Tet为代表的Folktronica风格有些许的相象。

这两首歌虽然代表了姜昕对于自身的突破,但她的光芒还是被另一位名叫何勇的人给掩盖了(我已经听到有人在欢呼了),这个被领导争议而有被群众所喜爱的老北京终于开始了自己的正式露面。据说这首《剥皮树》是他写于十几年前的作品,是何勇对自己在广州的生活的一段记录,广州有一种树,特别瘦,皮象被剥了似的,于是何勇给这种命名为"剥皮树"。原本是一首旋律简单的歌曲,但在夏佳、刘玥这两位爵士艺人的演绎下,宛如六十年代带有迷幻放克色彩的世界音乐。

姜昕在陈劲制作的《交给时间去解决吧》和《明天的样子》当中的歌唱,就如同在向大家宣布,她已经摆脱了小情小调与怨妇似的抱怨。高晓松包圆儿的《野罂粟》原本可以用箱琴演奏成一首校园民谣,但上了岁数的姜昕还是在李延亮的吉他声中把这朵罂粟花唱出了它本应存留的野性。此外,专辑还请来了一位"新人"--果味VC乐队的孙凌生,所带来的具有流行朋克色彩的《别害怕》原是一首英式感觉的歌曲,可惜孙凌生在写完这首歌之后便去了新西兰留学,没能赶上专辑制作。

专辑中还有一处不易被人发现的亮点,这就是歌曲的排序。音量和节奏上的控制如同一个人在40分钟的情绪一样到位。于是,最后一曲《你笑了》在前铁风筝乐队虞洋的掌控下,宛如一首催眠曲,听着歌,想象着海水的幻烂,进入休眠状态。

早春的二月,寄托着每个人对新一年的希望与梦想,但希望与梦想的实现是要以转变对现实的态度作为前提。在这样一张诉说希望、勇气、观念、个性与反思的唱片中,你能找到属于自己,但却一直没有表达出的语句。你也能感觉到振奋自己,但却并非暴戾的旋律。

乘坐着纯粹,找寻属于自己的成熟。


(文/Colour me beauti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