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声音碎片”乐队最新专集《优美的低于生活》首发演出
2005.08.16

记“声音碎片”乐队最新专集《优美的低于生活》首发演出
今夜,人群在喧嚣之中安静了下来 ……

终于我相信,时间可以改变一切!

精巧的,繁华的,落寞的,这些似乎都可以放在眼前的这只乐队身上,他们象一段浮华的旋律越过人们头顶,也许什么也没有留下,抑或仅仅只是幻觉……

“摇滚乐只是一场游戏,只是有些人高估了它。” REM 的 MICHAEL STIPE 这么说过。我宁可相信他所说的只是一种状态,而不是音乐本身。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三日,无名高地,声音碎片新专集首发演出……

当灯光变得暗淡起来,当欢呼声从人群中传来,当第一个音符在舞台正中炸开,那种迷离的气氛立即笼罩了整个无名高地。于是,人群很快地安静了下来,我知道,他们今晚所期盼的是一种久违了的感动。它类似于少年时期的那种刻骨铭心,却又转瞬而逝的记忆。它深深地隐藏在心灵最隐秘的底部,不肯轻易地露出头来。却又无时无刻不在找寻着出口,冲出羁拌。

这时,音乐就成为了最合适的一把钥匙。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这场演出的音响效果相当令人满意,专门请来的调音师细致而谨慎,几乎考虑到了所有的细节。完全避免了在国内现场演出动辄出问题的尴尬场面。这样,乐队自然可以放开手脚去专著地歌唱。与上一张专集相比,声音碎片在音乐上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新加入的键盘手像一抹柔软而准确的触摸,它轻轻地愈合了伤口,却在皮肤之下埋藏了更深的诱惑。吉他聪明地留出了足够的空间,并在合适的时机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像一根致命的银针穿出重围,在你的耳畔留下无法磨灭的刺痛和灼烧感。随即,它又迅速地抽身而走。它不是无病呻吟,不是拖泥带水,而是一次次预谋已久的出击。鼓手和贝司手在演出中丝毫没有显露出作为乐队新成员的羞涩,稳重而扎实,他们铺就了一条坚实的底线。而歌者马玉龙更接近于一个落寞的游吟诗人,旋律在这里被弱化,似乎歌唱本身化为了一种氛围,或是一种单纯的声音,隐藏在音乐之后,隐藏在光线之中。作为一支老牌乐队,他们拥有了与其经历相符的持重。你可以称它为成熟,也可以认为它圆滑。而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整场演出可以说相当的成功。它更加像是一次老朋友的聚会,不需要去故作什么姿态,不需要去摇旗呐喊,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他们的最后一首歌《在流逝之外》不仅引发了全场的大合唱,更使已经走下舞台的他们重新走了上来,操起乐器,开始返场。而在这其中,我能够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在慢慢地转变。行动本身变得沉默起来。它似乎真的像一场游戏,参加的人是你,观众是你,而最终的裁判也是你。他们放任了时间的流逝,再回过头去感慨,激情变成了一种温情,音乐变成了一次自我疗伤的手段。是他们走得太远,还是我们依然幼稚?

这个城市的夜晚依然灿烂,这个城市的人群依然冷漠,这一切不会因为什么而改变。当音乐在身体里响起的时候,你是选择面对还是逃避?当终点就在视野之内的时候,你是选择面对还是逃避?

其实不论选择哪一个,你都不会是获胜者。既然这样,那么选择本身就变得无比重要。

于是在这里,“声音碎片”给出了他们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