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巡演暂告段落 各地反响热烈如潮
2003.08.12

木马乐队已于日前回到北京,稍作休息后,即将在本周六(8月16日)和周日(8月17日)赶赴石家庄和青岛进行本次巡演的最后两站演出。
  以7月19日北京豪运酒吧的演出为起点,木马此次的“YELLOW STARA全国巡演”已经顺利完成了9场演出,从北到南辗转8个城市。虽然其中武汉,长沙两站因故取消,但“木马”在所到之地仍然受到众多歌迷的热情回应,并且每场演出均尽心竭力圆满完成。

  在此期间,木马的歌迷不断发回最新的现场照片和现场评论文章,以下是各地演出评论的摘录。

  “舞台上是一片昏暗的灯光,只能看见乐队成员模糊晃动的身影,以及站在舞台最前端主唱木玛的黑色背影。一连串熟悉的鼓声象魔咒一般将所有人带入了木马第一张专辑的独特氛围——《忧郁》包裹着一件混沌黑暗的外衣袭来——像是一种庆典前的酝酿,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卷入祭奠青春的仪式中……演出进行了一大半之后才是高潮迭起,木马现在完全放开了,一首接一首早已让歌迷烂熟于心的歌曲纷踵而至:《Fei Fei Run》,《爱得象蜜糖》,《Yellow Star》。……那种汇集了抑郁,卑微,自恋,和爆发的情绪几乎让所有听众都不知所措了……”。
——7月19日,北京,豪运酒吧

  “演出在灯光中绚丽的绽放,胡湖的鼓点让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刚第一首就迫不及待地露出胸口的纹身;曹操则总是侧身对着舞台,不时地舞动他的头发;冯雷呆在角落里,把自己隐匿在一旁;而木玛呢,在台前,舞动着自己。”
  “鼓声起来了,吉他也进去了,让我很惊讶那鼓点,真的,那么奇特,根本不象平时见到的上海乐队的摇滚演出的鼓手那样千篇一律的节奏,是那么富有创意,让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了结尾,因此直到现在,我还是沉醉在那鼓的节奏中,简直富有了灵性了……也让我们这些乐手感受到了一流乐队整体的整齐,节奏和旋律非常完美的结合了。”
——7月23日,24日,上海,ARK

  “我相信木玛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着,因为他总是以那句话作开场白:但愿我们能带给你片刻的欢娱!当木玛高高的跃起而回到地面的瞬间,吉他,鼓,贝司,键盘立马组成一道乐浪向我们汹涌的淹了过来。内敛的深圳人还是不习惯的大叫大嚷的,他们只是吹着口哨热烈的鼓掌以欢迎今晚的主角的到来……旁边不断有人叫着“YELLOW STAR”!木马他们EP的名字,也是我深爱的一首歌,尖着嗓子的木玛的声音显得如此清澈,键盘和吉他在间奏过门那段,若同命运的轮回一样徘徊。而整体上,这又是一首充满不同可能性的歌,木玛亦像是决绝的斗士一样,在黑暗中风雨兼程。”
——8月1日,2日,深圳,根据地酒吧

  “《犹豫》阴郁的吉他前奏想起,一点也不同于唱片的感觉,我惊讶于胡湖的鼓,滞重而不失灵气,军鼓的声音在混沌的酒吧中炸开,而Bass的效果却不如CD中干脆利索,可能是酒吧刚装修好回音较大……当唱到《没有声音的房间》时,我流泪了,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舞台的灯火变得模糊,只剩下那个绝望的声音,沉重的鼓点,在我耳旁回绕,时间在流失,我是在为过去遗失的青春哭泣,四年前,听着《木马》伴随着爱情一路走来,而现在只能在他们的音乐中寻求一点安慰,一点过去的影子,去寻找阴影中丝缕的阳光,而未来的不可预知和若隐若现的宿命阴影, 我们又能做些什么?我们犹如旋转的木马一般,在生命的年轮上旋转,惟有不停的跳动,踏着沉重的舞步,记录着一首青春的挽歌。”
——8月3日,广州,3 Live House

  “在片刻的调音后,木马以一曲《犹豫》就将在场300多南昌热情乐迷们的状态达到了兴奋!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低处生活》、《没有声音的房间》、《YELLOW STAR》等一系列新老作品再他们紧凑的编排下(可能是刚刚加入了键盘的原因)木马的音乐给南昌这个被称之为摇滚圣地的人们以强烈的震撼!观众们的热情,在最后一首《舞步》中被挑了起来!木玛与曹操的旋转晃荡、胡湖猛烈整齐的鼓击、新加入的键盘手冯雷的冷静……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时刻啊?!”
——8月7日,南昌,红馆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