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首歌,听懂CBD女孩都市生活指南
2019.03.22


瑞典作家巴克曼在自己的中篇小说《时间的礼物》里说到家乡的概念:

也许每个人都会如此看待自己的家乡:我们出生和长大的地方从来不跟我们道歉,从来不承认它误解了我们。

它只会稳稳地坐在高速公路的另一头,口中念念有词:“你现在或许有钱了。翅膀硬了,可能还会戴着名贵手表、穿着漂亮衣服回到我这里来,但你可骗不了我,因为我知道你骨子里是什么样的人,不就是个胆小如鼠的小屁孩嘛!”

家能让人放下所有防备,但同时也让人有种被看穿的心虚。

Cool Kids们背井离乡去寻找梦想的故事早就成了陈词滥调,很快他们便成忙碌在异乡的成年人们,哪怕偶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或许也会像石川啄木短歌里那样,“感到一种湿漉漉的像是吸了水的海绵似的沉重的心情。”

年轻人们变得忙碌又快速,并且忘记了“那些活得匆匆忙忙的人会错过很多东西。”

生活不易,媒体们也总是热衷去追那些根本不重要的热点,来感慨“独立女性生活不易”,或是关于残酷职场中“女性努力只是为了不被取代”的话题。

这并不是性别意识的觉醒,而是潜意识里默认并接受了女性职场中的弱势,才会大张旗鼓地宣扬所谓的“独立”。

过度消费女色和女权,都是一件可耻的事。

有些时候,用一首歌能表达的东西,没有必要去看那些丧心病狂追热点的媒体们图文并茂的长篇大论。

好了,现在开始切入正题。

So Far So Good 恰好乐队又出新歌了。新歌的主题,和我们上面说的那些废话有点千丝万缕的联系。总之,只要一首歌,就让你听懂CBD女孩都市生活指南。

只是这一次,我们不写无趣的新闻稿,不说音乐风格,不说乐队成员故事,只是在一次酒足饭饱之后,和主唱BOXI简单聊了聊关于《Family》这首新歌的一些想法。

和BOXI的整个聊天过程,很难不让人想到里尔克在《给青年诗人的信》里写到的:“情欲地生活,情欲地创作。”

——其实艺术家的体验是这样不可思议地接近于性的体验,接近于它的痛苦与它的快乐,这两种现象本来只是同一渴望与幸福的不同形式。若是可以不说是“情欲”,——而说是“性”,是博大的、纯洁的、没有被教会的谬误所诋毁的意义中的“性”,那么他的艺术或者会很博大而久远的重要。

family,她是我生存的意义

我给你我要说的抱歉

我发觉我自己

渐渐的变成我讨厌的东西

我愿意把我的生命都给你

无条件的爱让我奉献

我发觉我自己

渐渐的变成你

你想要去微笑的时候

那不是你想要哭的时候

如果我能慢慢指引给你 方向

高级的city让你乱性

来的时候laughing

夹紧你的C cup 这世界为你倾倒

该走了 不是你的

不是不是你的

family,她是我生存的意义

我给你我要说的抱歉

我发觉我自己

渐渐的变成我讨厌的东西

我愿意把我的生命都给你

无条件的爱让我奉献

没有心的人在为爱陌生人而尽力

一千里长一百里宽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里

你也没得追

而我却总是会抱歉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里

你也没得追

而我却总是会抱歉

I dont wanna breathe

我只想活在我的世界里

你也没得追

而我却总是会

高级的city让你乱性

来的时候laughing

夹紧你的C cup 这世界不为你倾倒

该走了 不是你的

不是不是你的

不能和别人的声音一样

口述:BOXI

我觉得任何一个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他最终的梦想都是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就连决定自己终身单身的男女也是一样的。他想要这种无条件爱的存在,它就是家庭的本意。

因为有很多人会在外面有自己的朋友和小组织。但是最终的目的都是回到自己的家。这个Family的意思比较广。它的意思跟Hometown会有点像,只是这个讲的更多是家庭的类型。

这首歌刚开始的感觉是funky性感,我想唱性感一点的东西,骚一点,当然不是色情。反正介于这之间吧。

这歌儿会经常给我一个画面,一个公司去团建,或者年会的时候,男同事请穿得很性感的女同事事表演节目。这是最早做这个歌的时候的一个切入点,这种人设其实是特别能引起共鸣的。

但是她是主动被动的性感,这就见仁见智了,我是主动为了得到一些东西才去展示我的性感,还是被动被环境逼迫做这样的选择,这个区间就取决于听众怎么理解这首歌了。

你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在职场里,其实都有会遇到一些要靠着自己特有的特点去处理一些事的时候。这种感觉的东西可能接触面会比较广,这首歌的歌词写的也没特别具象,但是也说明了女性在职场里确实是要出卖一些,也不是说出卖吧,可以说是展示自己的一些东西,去换取想要得到的一些东西。毕竟这还是一个男性社会吧。

但我不想让这首歌变成那种女权的感觉,我想让它听起来有比较性感一点。再影射到这首歌的主题Family上,当你离开你的城市和家人之后,你来到新的城市,往往你需要这样去做,靠自己的特点去处理一些事。

当然对你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变成更好的你自己,实现你想实现的东西,再更好地回报给你的家人,或者说建立一个自己的家庭,你努力的基本可能说都在这块儿。

我的好多个人创作的原型在CBD,和国贸有关。这种城市,Urban的感觉会一直围绕着我。据我所知,就在国贸这个地区,一年会倒闭1000—2000家投行公司。就会有很多状况,大家在这里都在争夺一些东西,但是最后会一哄而散。

我以前做投资,我也认识很多在理财公司里上班的姑娘,她们的工作就是让很多人投资到他们公司去做理财,好多客户都是男的,但是这些男的不关心她们的产品是什么样的,靠谱不靠谱,说白了就是看她这个人能不能吸引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女性本身的吸引力会影响这些客户的投资路线。她们不是外围,也不是名媛,是用自己的知识和自己的魅力在活着,同时她们也很美。

这首歌我想要的封面的感觉,是用我们小时候的照片,但是放我们现在的头像,背景还是原来的,比如用阿德(吉他手)的全家福,我当爷爷或者爸爸,反正是最大的那个,就像类似于这类的。

但是这首歌的话题,比如说一个女性穿一个八九十年代的艳星穿的那种比基尼,但是本来要露的点的部分都是我们几个的人头。我想要叙述的是这样的一个图像来抓人眼球。

人们喜欢软色情,软色情的东西可能是最容易被人接受的。我需要感兴趣来看它的人是因为色情来看,在色情里面找到自己的感受,就像剥洋葱一样。

你听So Far So Good 恰好乐队的很多音乐,一般没有很多明确的指向,不会在歌里因为一些具体的意象去限制别人对这首歌的想象和感受。会让他们自己在歌里去找自己想要的感觉。我们第五首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叫kofe, king of fuking everything,哈哈哈。

我把整个做乐队这件事,包括到乐队歌词到所有的东西我都看成是“演”,都是艺术的过程。艺术的本身就是由“演”来表达的,我不是特别担心会有出格的东西。

我把所有东西看成是娱乐,就像我写的歌一样,它是一个艺术,但同时也要去娱乐人们,让人们更好地去听,所以我觉得越有意思越好。

首先它是原始的,独特的。目前市面上肯定找不到So Far So Good这样的乐队写的这样的歌,我觉得这个就挺娱乐的,因为它够“奇怪”就行。乐队的歌不能和别人一样,这个是最重要的,你有自己的独特性。这就是我想做音乐的方向,它一定是独立的。

我们目前发的歌,《疲惫的你》、《Hometown》,到现在的第三首《Family》,都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歌。所以我们想做的是,把我们能做的东西更多地展现出来。

当然也不可能我们发一张专辑里面的所有歌风格都不一样,但都要是很独特的。做音乐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和别人声音一样。

但现在所有人都在说我要和别人不一样,实际上做出来的东西又和别人是一样的。他们爱干嘛干嘛,只有他们的存在才能证明我们的特殊,只有他们的存在才能给真正做艺术的人有一个对比。有他们在,我们太舒服了。没有自己思想和没有自己音乐智商的音乐人都在给我们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