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璐诗新专辑实体CD正式上架,独特美学诠释“世界边缘的清澈”
2018.11.15

今夏暑热正炽之时,一本书引起了中国乐迷的关注,因它足够清凉沁心,也因为它总结了当代音乐“性冷淡”美学开创者半个世纪以来的视觉语言。这本书名为《风·落·之·光:ECM唱片的视觉语言》,而它的译者不单单是一位虔诚的乐迷、资深的乐评人和写作者,同时也是一位职业音乐人。



她是张璐诗,一位常驻伦敦的独立音乐唱作人,也是摩登天空旗下先生小姐厂牌的签约艺人。今年9月,她的第二张个人专辑《勇敢的人都是心碎的》率先登陆Apple Music,并入选全球精选,而今初冬时节,这张专辑的实体CD终于面世。



仿佛携带着当下欧洲的凛冽空气,这张唱片从平面设计到音乐质感,都与德国ECM厂牌的美学风格一脉相承。专辑中所有画作均由与张璐诗长期合作的编曲人、艺术家Justyn MOMOCHONG创作,无论是封面上画笔刷就的暗色肌理,还是内页中斑驳而有韵致的抽象涂抹,都精准呼应了音乐的灵动深邃。



9月21日,张璐诗登上了伦敦传奇音乐场地The Water Rats(上世纪六十年代 Bob Dylan 在这里进行了首次英国演出;Oasis 则在1994年在此举办了乐队的伦敦首演)的舞台,以全新的现场配置演绎了这张新专辑。


“夜间飞翔,镰月清朗,自由是惟一的盘缠,没有过去,无关未来……”一切如专辑中这首《世界》所述,远离“世界中心的炙热”,这张新专辑的音乐和设计,所带给我们的正是“世界边缘的清澈”。



早前发布的先行单曲《塞壬的歌》、《油炸的心俱乐部》及同名单曲《勇敢的人都是心碎的》,分别以普通话、粤语、英文三种她熟练掌握的语言演唱。标志性的天籁嗓音和古典吉他演奏贯穿始终,协同更为电气化、也更具爵士色彩的编曲,一起为听众勾勒出了这张专辑的风格侧写。



土生土长于广州的张璐诗,自幼学习古典吉他。她在古典吉他上创作的作品,乍听上去是干净、简单的,然而和声与和弦发展的方式,却截然不同于当下流行音乐的写作习惯,非同寻常的编曲走向源自她丰富而深刻的聆听经验:对古典音乐、当代古典音乐、艺术摇滚、电子爵士乐等乐种的喜好,使她更倾向于在简约的框架下,以纵深的方式探索。



在这张专辑中,她不仅亲自录制古典吉他和部分电吉他的段落,还参与了所有歌曲的编曲,包括钢琴弹奏与节奏声部。在制作人吴涛的全程护航之下,她与长期合作的编曲人、艺术家Justyn MOMOCHONG,电吉他手小猫、鼓手高川、贝斯手张君声、沈钱钱,同新加入的伦敦电吉他手Hugh Metcalf一起,为新专辑增添了更丰满的音乐质感,同时在自由的探索之间审慎地取舍,并没有破坏原本属于张璐诗的那种克制与平衡。



《勇敢的人都是心碎的》收录的歌曲,大多取材于她在希腊居住的四、五年间,她也称这段时间为她创作上的“希腊时期”。如今常驻英国的她,将这一阶段的生活予以总结,新专辑的创作和发布近乎于同步。张璐诗认为,人在不一样的阶段时,才会对前一个人生阶段对自己的影响看得更清晰;而比起第一张专辑十年沉淀而出的“陈年罐头”,《勇敢的人都是心碎的》就好像一盘新鲜出锅的“油炸的心”。



《勇敢的人都是心碎的》之中,既有《鸡蛋花》的恬淡南方夏味;也会用深邃的视角,在《恐惧,那么古老》中把宏大的问题轻描淡写;在《世界》边缘,亦有她电气迷离的歌声与抽象而审慎的决定;而《A Weird Lullaby》中的掌故,则泄露了几分她独特的趣味。诗化的语言、自由的辞格与浓厚的艺术气息造就的这份独特,让她跳脱在国内的流行审美之外,却让听众不自觉沉浸其中,联同她所在的“先生小姐”音乐厂牌一起,成为国内独立音乐界一抹珍稀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