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璐诗将携新专辑回归 先行单曲《塞壬的歌》今日上线
2018.08.22

 “她们迷惑所有来到她们那里的过往行人。要是有人冒昧地靠近她们,聆听塞壬们的优美歌声,他便永远不可能返回家园。”——《荷马史诗·奥德赛》


 


上一个冬天,张璐诗的《三部曲》仿佛夹着细雪的雨,带你的耳朵寻访欧洲大陆。这三首关于漫长的告别的歌就像一列缓行的洲际列车,把快速流转的时间凝结在一个悠长的梦境里。

 

在这个无风的夏日,列车终于抵达海港。在泥沙铺展的入海口,你将遇见另一个张璐诗,弹着吉他,挟着《塞壬的歌》从海上漂泊而归,为下一段聆听之旅鸣笛引航。

 

冰冷反复的吉他轮指,电钢与弦乐黑暗又温暖,当她张口吟唱,你所乘的流浪者的小舟就被大海的力量带离了陆地。


 

《塞壬的歌》是数年前的一个雨夜的灵光乍现:暴雨如注的夜里,张璐诗独自乘着火车穿过黑色的山峦,只言片语,随意写就。这箱沉入海底地宝藏,在被等待打捞的时间里,兀自沉淀,浸透了海水的气息。

 

乍听起来,你也许会疑惑,这首歌究竟是关于奥德赛的漂泊、康拉德流放还是荷兰人永远驶不出的黑色漩涡?可正如传说无法用科学验证,她模糊而诗意的语言也无需被阐释框定、变得顺从。音乐从不是养殖的珍珠,或可以预期的任何物品,诗意像散漫的烟雾、朦胧的月晕,有时候正是仰仗了森冷的月光才得以显现。解读它就像塞壬的歌一样充满危险,张璐诗提供的是一种不确定,或者说是一种另类的直率,让人从阐释与分析的欲望中摆脱出来。

 

这一次,张璐诗不仅在字句间注入了与前作大不相同的神秘气息,贯穿始终的古典轮指手法、带有自由爵士意味的鼓点亦为《塞壬的歌》丰满着色泽。张璐诗坦言,Hyperium4ADProjekt Records这些厂牌出品的新古典、哥特风格的音乐对她早期影响颇深;而近年来沉迷爵士乐以及周游欧洲观看爵士音乐节的经历,也影响着她编曲创作的走向;但是好的音乐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原创,张璐诗也在自信书写着她专属的个人风格。



 

这张单曲的封面绘画与弦乐编制,依然由张璐诗的老伙伴Justyn MOMOCHONG完成。电子音乐专业出身的他,大学一毕业就为BBC6音乐台著名主持人Gilles Peterson制作混音,荷兰国会广播系统、MTV欧洲的落地演播室也是他的设计成果。与她长期合作的鼓手高川和电吉他手小猫,在这张专辑中依旧贡献了精彩的演奏。

 

近日,张璐诗在她旅居已久的伦敦,进行了自己的英国首演。如呼应着塞壬的歌声般地,首演的地点就选在英国朋克浪潮的发源地,Hope and Anchor——The CureDire StraitsThe PoliceU2等大牌乐队都在这里起步。张璐诗在英国的起锚之礼,Justyn MOMOCHONG也作为鼓手兼键盘手登场;英国首演反响热烈,因此下个月继续在伦敦登台,这一次她将来到传奇场地The Water Rats——上世纪六十年代Bob Dylan在这里进行了首次英国演出;Oasis则在1994年在此举办了乐队的伦敦首演;在Water Rats,她将与Justyn及新加入的伦敦乐手首唱新专辑里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