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珍爱上了阿强”巡演前,听五条人给你讲一个“烂尾楼”的故事
2018.08.20


在上月底,五条人公布了即将开启的“阿珍爱上了阿强2018全国巡演的站点信息,并预告了将有部分新作在本次巡演中首唱,如今,新作其中的一首传奇小品《烂尾楼》全网上线,为将于本月底开启的这轮巡演预热。

 

在《烂尾楼》中,五条人化身为一群街头艺人,有声有色地讲述起一个父亲寻子的故事。

 

开头高低不一但顿挫有致的和声像是几声吆喝,开门见山地拉开了这个传奇故事的序幕,猴子、歌舞、鹦鹉、传说……这些在街头杂耍中的常见的元素,一下子就把歌曲的情境拉入进喧杂的街角中来,而“扑朔迷离”与“惊喜”则昭示这这个故事的不平凡,木吉他的切音与鼓击紧紧咬合,律动欢快,而之后加入的二胡则把气氛营造得更富传奇色彩。

 

在这个故事中,一位父亲走访多处,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父亲的足迹遍及工厂、面馆、网吧,每一次带着线索而至,但都空空而归,在寻找的过程中,他从不同人的口中获得了儿子的信息,在这些不同人的眼中,自己儿子的面目愈发模糊、迷离。最后,一栋烂尾楼为寻子之路画上句号,这栋烂尾楼犹如撒哈拉沙漠般旷渺,又像迷宫般深邃,一栋水泥造就的异兽,腹中却乾坤万千,癫狂的居住者号称酋长,并以古代的匈奴王自封,从他们口中,父亲又依稀捕捉到了儿子的轨迹:沙漠——河流——对岸,也许这都是臆想中的诳语,也许是以讹传讹的道听途说,总之故事结束在这里,老父所寻之子也消匿在传说中…… 


 

这一桩都市传奇一部分灵感来源于穆肃导演的影片《热带》,这部电影即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一位湖南农民许贵有从老家到东莞寻找自大学毕业起便下落不明的儿子徐望的故事。但在《烂尾楼》这首歌中,其中的细节则被创造性地挪移到广州——十多年前,广州美院附近有一栋烂尾楼,楼主跳楼自杀,原因不详;而歌中唱到的“一座巨大的钢铁吊桥,桥上有很多人在摆摊”则指的是海珠桥上的天光墟—个二手杂物品交易集市,这里的摊主与顾客,鱼龙混杂,同样是一个传奇性的所在。

 

而在两年前五条人发布的专辑《梦幻丽莎发廊》中,也有一首作品以《热带》为名,主人公刘德龙持枪杀人首逃亡泰国,创业后成为身家千万的华侨,最后落入法网被引渡回国,这则故事本身也是一则传奇,单曲《烂尾楼》与单曲《热带》两个传奇性的故事形成了互文的关系,这也恰好说明了五条人一以贯之的创作倾向,从日常生活的中小人物的故事里,来反观大的时代洪流。

 

“烂尾楼”不仅是寻子的故事终点,这栋半吊子式的建筑物,同时也是半吊子式的中国城市化进程的现实隐喻,匈奴王、酋长俨然是栖居于这一半吊子建筑物中的独立王国的首领,它的魔幻场景与都市景观的高速度运转成为鲜明的对比,它是一个停滞的匿名国度,时间仿佛在这里终止甚至倒退,在它的内部聚集的则是一群畸形人,与其说畸形人或者说是零余者,酗酒、赌博、暴力,它隐藏在都市光鲜的背后,与现存秩序格格不入。它以模糊的面目与褴褛的衣着,成为现代都市规划所不容的他者;但另一方面,它书写着自己的历史与存在,并以自在的逻辑对抗着现代治术中对于畸零人的排斥。父亲的寻子之路在烂尾楼这里划上了休止符,至于儿子的最终下落却不得而知。而“烂尾楼”依然传奇般耸立在大大小小城市中,或是在中心,或是在边缘,与鳞次栉比的摩天大厦远近相望……

 

单曲的封面取材自同为海丰老乡的艺术家、摄影师、策展人曾翰的一幅摄影作品——超真实中国2004-2016)系列之09(广州,烂尾大厦,2006)。歌中唱到的那座“烂尾楼”在该摄影作品中耸入云天,表征着现时代的社会景观与美学幻觉,它是我们全部的日常现实。

 

《烂尾楼》里父亲寻子的传奇经历,被五条人讲得有声有色,二胡的拉伸回转,不仅把听者带入到那个扑朔迷离的故事情境中,同时它的旋律线与人声的和声一起,呈现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港台流行乐的风骨,而零散的打击乐(小打)的使用,则完全是来自街头。在歌曲的编排上,五条人尽力营造出了众声喧哗的效果,仁科主唱,阿茂和鼓手长江都参与到演唱中,而贝司手牛河也参与进和声中,天南地北的口音,各执一词的讲述,让这个传奇故事被讲述得更加立体,也更具街头的现场感。


 

在月底,到阿珍爱上了阿强”2018全国巡演现场,来听听五条人讲述的“烂尾楼”的故事,同时,也来听听五条人其他的新作,看看五条人还有哪些故事会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