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先生乐队推出全新单曲《我》,以争战的姿态完成一份独特的自我介绍
2017.07.12

在听这首全新的《我》之前,可以先去听一听《玛卡瑞纳》。在那,他们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早就肯定我的身体,被罪恶领入死亡里”,但却是在为你介绍一位芬芳的玛卡瑞纳。而海龟先生此次推出的全新单曲《我》则是一次正式的,全面的自我介绍。

 


“他坐在大屏幕的前面/搜索频道/揣着一颗幽怨亢奋的心”

 

哲学三问,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到哪去,是这样不用多言又如此充满迷思。被当代生活围绕的我们沉浸在各样的激流之中,被牵引被冲刷,缺少肯定和坚持。“只为错过参与历史而忏悔”,以致于“我”成为使用起来最漫不经心的词语,也是最为主观且骄傲的起头。

 

以《我》为歌曲名需要极大的勇气,就像要回答那三个问题一样,面对的是嘈杂幽暗的内心和人类难以避免的局限。而整首歌里,海龟避免了那种漫不经心和骄傲,通篇都是用“他”来转述一段段灵魂深处自我剖析。

 

这和整个海龟先生乐队的气质以及李红旗的信仰有关,在这种罪恶与圣洁,罪人与门徒之间的撕扯中,我们看到当“我”作为一个考察对象时,那种“感觉的我”、“表象的我”、以及“意志的我” 的全面展示。在他所信仰的上帝神圣之光的照射下,映出自我的羞愧,海龟的勇气来自于此,所以在这段转述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我”所代表的普遍人群。

 


浑浊之夜一直是海龟对当代生活的总结,在这些充满挣扎的藏在“他”之后的反思里,我们听到的是一种撕扯和逃离的愿望,听到的是当代城市午夜流淌的灯光和电视机里嘈杂的雪花点。激流的旋律和Funk的鼓点不停的抓住这些情绪,又被隐隐约约的音节打碎,伴随着摇滚solo和李红旗充满辨识度的嗓音娓娓道来,成为某种期待的呐喊。

 

终于在结尾不得不引用圣经《罗马书》第七章的内容来诠释这一切:

所以立志为善由得我 可是行出来却 由不得我

我所不愿意的恶 我倒去做

到底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这也是这首歌第一次真正地用“我”来指代自己。前面的歌词无疑是苦涩的,但就像《玛卡瑞纳》中唱的一样,在必死的肯定当中还有意想不到的芬芳,在结尾他们自问自答:“除非他已胜过死亡”。“他”究竟是谁,就像“我”一样令人深思,也许是玛卡瑞纳的男朋友也不一定,只有海龟先生自己最清楚了。

 

海龟先生作为当下最富活力和创新力的复古摇滚乐队,以他们独特的视角和信仰,在这个七月为你带来一次自我剖析的体验。你是否也会同意他的挣扎,让这《我》也成为你,用鼓点来代替呐喊,成为这浑浊之夜里最独特的安慰。

 

《我》

词/曲:李红旗

演唱:海龟先生

 

他坐在大屏幕的前面

搜索频道

揣着一颗幽怨亢奋的心

大门紧闭

对别人

他滔滔不绝

沉迷沾稠的喉咙

对冷漠

也羞愧 只是

他爱真相 自由 却谁都不爱

只为错过 参与历史而忏悔

他雄壮的梦 正对着贫瘠的手

听从远古的咒语

 

陷入在灵与肉的交战

从未停止

身边亲人耳边堆积的誓言

灰尘满布

真善美

也还看得见

也会感动掉眼泪

假敬虔

也不难 只是

他爱亲情 美德 却谁都不爱

只为付出 多了一丝而后悔

他雄壮的梦 正对着贫瘠的手

听从远古的咒语

 

身体中

另有个律

在和圣洁交战

愿为善

却有恶 同在

那些思念愿景都不见踪影

只有良心诫命不断的控诉

他雄壮的梦 正对着贫瘠的手

听从远古的咒语

 

所以立志为善由得我 可是行出来却 由不得我

我所不愿意的恶 我倒去做

到底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除非他已经胜过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