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话田原(From Hopscotch[跳房子])
2002.11.25

2002年10月10日,跳房子乐队首张全英文大碟《A Wishful Way》及其主唱田原首部长篇小说《斑马森林》同步推出,在极短时间内便获得来自国内外如潮的好评及巨大的关注。17岁女生主唱,首次公演选在瑞典,受到瑞典公主接见,全英文唱片,唱片与书同步发行,被世界排名第一DJ选中……这一切足以说明跳房子及田原的魅力。


  我会推出这样一个新的歌手,我还可能会邀请像辛妮·奥康娜(Sinead O'Connor)这样的歌手来唱田原的歌,我会告诉全世界这是最好的中国新女孩。
  ——Paul Oakenfold·世界排名第一DJ


  我觉得她的嗓音可爱,非常深情和忧郁。我觉得她的音乐很动人,敏感。我感到很惊讶,她如此年轻,却有着一种成熟的忧伤。我说的成熟,我想指的是有的人涉世较深,她也许经历的比我们知道得要多。也许是因为她的艺术感觉,因而敏感。
  ——Marcel Theroux·英国电视四台主持人/作家


  混合了Chan Marshall苦味吟唱和Sandoval甜美婉转,具有催眠力量的歌词和嗓音嫁接到适合P.J.Harvey弱拍摇摆和极度忧郁的伴奏,田原带给你的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声音,不论在黑夜还是白昼,雨季还是晴天。
  ——Justin Grotelueschen·美国90.3 KZUM 电台


  我想,跳房子的音乐即使让生活在东京的我,或者斯德哥尔摩的某人,又或者伦敦的、柏林的、莫斯科的、纽约的某人,也有如此相同的感觉。我在希望,让跳房子的声音更快地在全世界蔓延。当然,我也希望听到他们用中文演唱的歌曲;更不用说,希望去看他们的现场!
  ——山中宏之·日本NHK电视台制片人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田原不但拥有漂亮的脸孔,她的嗓子既弥漫着无邪的天真,也带迷离飘渺的伤感。跳房子肯定是我2002年的最爱。
  ——月鸟·香港乐评人


  田原是一个天才,是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艺术家,她的音乐和小说则都来自于那个我们所未知的世界。
  ——棉棉·作家


  他们编写了很好的电子节奏,成功地变出各种精彩动机,引入了优雅的钢琴和弦乐,突出了吉他的清晰回响,拥有松弛清晰的层次,他们有一个未来巨星级别的主唱,这个主唱满脑子幻想,敏感得令人嫉妒。
  ——颜峻·乐评人


  跳房子的这张专辑在中国是很另类的声音,但是包含于其中的音乐可能性非常广阔,它打破华语和英文的界限,打破了男性和女性做音乐的界限,打破了多元文化的传统,既唯美而又现代,是最值得关注的时代的声音。
  ——游威·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会秘书长/乐评人


  “跳房子”的世界……为你柔化一切挣扎与不言自明的苦涩,为你把麻木的熟视无睹转化成薄如蝉翼的忧伤,最终使你脆弱的心灵彻底粉碎之后,再将它修补得完美无缺……“跳房子”用它着力点十分准确的跳跃姿态,戳伤了所有感同身受者们最隐秘的神经,使聆听者们尴尬般地暴露出了存活的尴尬。
  ——黄义彤·乐评人


  跳房子这支在新音乐浪潮中脱颖而出的新鲜乐队选择了用另一种语言,另一种方式来表达他们对音乐,对生活的认识。主唱田原更是赋予了乐队一种神秘的感觉,从她那令人惊艳的感性声线中,听不到任何刻意的外在模仿,任何的娇嫩与做作,听到的只是一种寂寞的声音在音符间的任意飘荡,以及一种成熟,一种错位的成熟。
  ——朱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Xfm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