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乐队新书发布 摇滚路上的乐与怒
2017.04.28

不久前,痛仰在“今日青年”百城巡演途中,发布了乐队成立至今的首部自传体新书《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由四位成员高虎、张静、大伟、宋捷共同执笔完成的这一著作,没有华丽的辞藻、更没有浮夸的文风,成员们只是把各自的成长经历和音乐理念用最为真挚朴实的文字记录于此。他们是如何走上音乐道路并彼此结下缘分,在追求摇滚梦想过程中有哪些痛并快乐的记忆,面对外界质疑如今的痛仰已变得不够摇滚,他们自身作何看待,以及每位成员对摇滚乐和摇滚精神的另类解读……相信读者在这本书里都会逐一找到答案,并能从中收获一份真切的温暖与感动。





上个月痛仰巡演至无锡站时,《我们还会在一起漫步》于当地的活塞Livehouse首发。在乐队接下来的巡演途中,新书将伴随新专辑等其他周边一并进行签售。痛仰把尼采的一句名言:“没有音乐,生活将是一场错误”置于该书的封面处——主唱高虎的一篇随笔也以此命名,收录在了新书中——它大概可以看作是当下国内多数独立音乐人的生活写照。高虎回忆,他们那一代的摇滚乐手在少年时代几乎都是学校里被边缘化的孩子。在那个迷茫的岁月里听到了摇滚乐就等同于获得了拯救。如果没有这些音乐的影响,他们这群孩子也许会走向另一条黑暗的不归路,如果那样的话,生活也许真的就会是一场错误。


在如今这个充满着碎片化与个性化的时代里,我们接触到的音乐也越来越多元。曾经前赴后继地涌现出多少支形形色色的乐队,当它们被浸没在纷繁复杂的音乐的市场大潮中,最终也难逃大浪淘沙的命运之手。而成立于1999年的痛仰便是在时间的长河里,坚守着信念和本色的同时又敢于突破求变的一支摇滚乐队。成军的十八年,也是他们不断把过去的自己打破,颠覆,然后再去重建的十八年。吉他手宋捷在《自由,自我》篇里写道:“我们在物质生活比较艰难的岁月都在坚持唱自己的歌,现在的生活早已不再拮据,做音乐时也不能一味单纯地迎合大众的口味,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做出的东西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明白它的价值所在。”





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为痛仰的这本新书作了序,而痛仰正式签约摩登是在2015年春,也就是两年前的现在。两年的时间里,痛仰发表了加入摩登后的第一张专辑《今日青年》并在去年开启了对于乐队来讲意义非凡的“百城巡演”,如今两轮结束下来,城市覆盖已近半百。在沈黎晖的印象里,痛仰最为难能可贵的精神就是探索与真实,这两点品质在他看来正是作为一支老牌乐队最摇滚的一面。

当今中国的很多摇滚乐队都不敢打破自己的过去,沈黎晖直言这“一点儿都不摇滚”。在他看来,所谓摇滚就一定要创新,而创新也就意味着打破一些旧有的东西,甚至包括自己。从这个方面讲,痛仰毫无疑问是一支很摇滚的乐队,也是我们无法否认的在当下有着较高声望和人气的摇滚乐队。




当世人仅用音乐的外在表象和形式来评断一支乐队或音乐人是否摇滚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一种叫作精神和内核的东西。很多乐迷会把痛仰十几年间所做的音乐进行前后比对,因此得出了如下结论:他们的音乐不再像早前那样“躁”了,故这支乐队似乎也不再摇滚了。面对这样的质疑,乐队的每位成员几乎都在书中有相当的篇幅提及,倒也并非是在刻意作出回应和解释,那些文字只不过是痛仰的自然流露,是他们对待生活、对待音乐的态度罢了。主唱高虎在《明天会更好》一文中写道:“其实对我来说,别人眼中的我们摇滚与否一点都不重要。我们内心坚定追求的方向,是摇滚乐的精神而不是形式,也许有一天摇滚乐这个词会被另一个词所代替,所以这些外在的形式并不重要,形式只是为了内在精神而存在的表象。”从这一角度上讲,痛仰也在用行为和态度诠释如何用摇滚精神看待问题,而非仅仅停留在音乐层面。




贝斯张静在《遇见你,在路上》中回忆起最初痛仰巡演的困难经历:“那时的我们真是在用双脚与眼睛丈量着这个国家。巡演的这一路上,我们不断遇见各种各样的朋友和原来迷笛的同学,经历了各种规模,人多或人少,甚至只有几个观众的演出。”而对于现如今的痛仰来说,巡演似乎已经不再那么必须了,无论是收入上,还是在演出场地的设备方面,在LiveHouse举办的巡演比起音乐节总归差了不少。纵然如此,在乐队与公司的计划里,依然把“百城巡演”项目列为重要的工作,并毅然决然地一直巡下去。该项目跟一般意义上的巡演有所区别,百城即意味着城市覆盖面更广,在选择上也非国内一线,更多的是三、四线城市。痛仰的目的是想进一步走到更多没有被开发的地方巡演,去支持那些新兴的LiveHouse,推动当地音乐的传播。通过他们的努力,让更多的城市里都有摇滚乐根据地,让摇滚乐影响更多的人。对此,鼓手大伟在《让摇滚乐走的更远》里表示:“我们从没有想过刻意让自己变得多火爆,我们做音乐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功利的想法在里面,乐队出去巡演、旅行,都是随心而动,音乐就是我们的生活。”甚至,高虎觉得在没有LiveHouse的地方,只要有车能够带着设备,采取路演的形式也没有问题。因为摇滚乐也需要早期传教士那样的恒心和毅力,通过巡演的方式去传播摇滚精神。





“摇滚乐的精神是宽容与爱”,主唱高虎在《痛仰,我的信仰》里如是写道。吉他宋捷则在《自由,自我》里表达:“摇滚音乐人是一群希望通过自己个性化的音乐表达,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人。做摇滚乐,除了让大家得到快乐,还能影响更多的人的生活,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这才是摇滚乐更牛逼的价值所在。”由此不难窥见,痛仰作为当下享有最高声誉的国内摇滚乐队之一,成员身上所具备的胸怀与大爱。痛仰十分反感把音乐的类型分个高低,甚至不惜丢下初心相互攻击,摇滚也不应是一种带有洁癖的音乐,作为音乐人更应该懂得如何与人分享美好的事物。


随着时代的变迁,痛仰也通过新书记录了他们自己思想的转变。今日青年,是否热血依旧,读完这本书或能找到你所期待的答案。“很多事情我们都想等等再做,却不知这一等,往往就是一辈子”,这是本书的最后一段话。合上书本,封底赫然印着:“我要面对教条微笑,但是誓死反对它”。以上的这些,也许会给你一股湿了眼眶的莫名感动。是的,这很痛仰,这很摇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