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骑士”在成都
2002.11.19

在成都经常有人问我DJ是干什么的?我愿意把DJ称为“月光骑士”,他们背着沉重的唱片箱穿梭于一个又一个机场和夜店之间,他们站在台上不仅仅是在把唱片完美地接起来,他们是在跟台下几千人同时“谈感情”,他们是在爱,他们在漆黑的夜晚为我们带来星空,山峦,日月。只要你完全地放松,只要你打开你自己,你就会获得完全不同的另一世界。也有人问我什么是“俱乐部文化”,简单地说,如果有些人去这家夜店是为了DJ和音乐去的,那么这就可以算是一个俱乐部了。在回答了这两个简单的问题后,我非常欣慰地告诉大家,这次红色年代的七天的派对,是我做过的最成功的派对。

  DJ文化已在红色年代全面降临。从23号到29号,每天有来自五湖四海的DJ们到达和离开,红色年代像是一个飞机场,派对前他们会问我:我应该放什么音乐?我说:老板请你们来就是要你们把自己最喜欢的音乐放出来,介绍给成都的年轻人。不用做任何商业方面的考虑。每天晚上我们有五六个DJ轮流在大厅和音乐吧放碟,每天晚上我跟颜峻都在这两个地方跑来跑去,我们不想错过任何一个部分,每个DJ都在成都拿出了最好的表现,这使我们精疲力竭。在这七天里,红色年代可以跟我在欧洲玩过的任何一家最好的俱乐部的媲美。这一批最优秀的中国的DJ们在经历了数年艰苦的“创业阶段”后,终于可以像神一样地站在了DJ台上。

  参加这次活动的DJ们都在自己城市的俱乐部文化中有着卓越地位,因此他们都非常忙,几乎所有的DJ来成都的前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觉,来了之后就开始工作,派对结束后有的还躲在房间里在电脑上做音乐(依然记得DJ嗡嗡做的‘我们去哪里PARTY啊我们去哪里PARTY啊’),然后去机场飞回自己的俱乐部。有很多DJ都是本地俱乐部的经理。他们必须回去工作。他们都喜欢川菜,这几天我像一个成都人一样带着他们到处转,当然我们每天喝酒,派对结束后我们自己还要玩,颜俊今早跟我告别的时候说:我必须得走了,我实在累死了。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DJ文化是大事所趋,口水歌摇头音乐很快会被消灭。派对结束了,我不知道有多少成都人听到了我们的爱,我不知道这场精心策划的活动能给成都带来什么,我早上醒来依然精疲力竭,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在那一刻我再次明白我很爱这个城市,所以我给了很多很多爱。我不喜欢这里的天空,住在看不见蓝天白云的城市对我是种挑战。今天出太阳了,李彦给我发来短信息:成都人不仅是乐观的,而且是异常乐观的,所以出个太阳就会乐呵呵的就好像真有人“发”了。

  最后,感谢所有支持这次活动的人,感谢红色年代,感谢白夜酒吧,感谢小酒馆,感谢那些严肃敬业的月光骑士,感谢红色年代所有的保安,下次PARTY再见!

文/棉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