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吉他手黄涛旷渺孤谲之作《弥留》首发,春困之季的一针强心剂
2017.04.19

近日,夜叉吉他手黄涛,献上了自己的处女之作《弥留》,这一金属乐坛的翩翩才子,初试啼声,便开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音乐领地。



17岁入行的黄涛,履历上可圈可点之处甚多,从早期的GRUNGE风格到新金属浪潮中有较多中国色彩的液氧罐头,再到后来的狂暴的金属核乐队641、以及今天的金属王者夜叉,可以说,黄涛见证并参与了中国摇滚乐从大一统的地下摇滚时代到如今这一缤纷的多元时代的近二十年的历程。作为吉他手的他,参与了十余张专辑的编曲与录制,其中有五张是夜叉的专辑及ep,这也是他从2003年9月加入夜叉以来,十多年的显赫成果。



但黄涛并不想把自己仅仅局限于作一名吉他手,迷离狂啸的演绎和对乐器的狂热挚爱,让他成为了多个国际知名乐器品牌的代言人,但在个人的创作领域,他期望用自己的声音,打开一片新的天地。如今,这一首《弥留》即是他小试牛刀之作。



开篇的号角,像是在荒野中飙起的一股风暴,鼓机带出了吉他的往复,当他低沉的嗓音响起,末世的风暴在旷渺大地上扩散,播撒。其间的吉他嗡鸣曲折,忽远忽近,绞结在风暴中,吉他功力不显自彰。在曲末之处,吉他用往复的RIFF展现着一种局促的呼吸,伴着合成器的尾音,这一篇章戛然而止。



《弥留》中的歌词只有短短几句,但却发人深省,它体现的是生命意志与自明之物间的往复斗争——在个体的生命,包含着某些比理性更高的东西,生命本身即是来自比理性形而上学更高的源泉。为末世气息所笼罩的生存深渊中,个体灵魂里的痛苦、恐惧与生俱来,唯有终结的力量方可弃绝这一梦魇般的真实,然而,身体被时间在一点一点地灼蚀着,腐烂着,这一真实境遇被谎言所粉饰。作为孤独灵魂的漫游者,不得不在生存的深渊中踯躅往复,当直面内心深处时,人的生存和死亡、渺小和伟大、梦魇和自由……这一对对矛盾被突出地揭示出来。

 

释然,是一种从深渊中出离的方式,也是在无根基的幻境中找回本我的一种力量。“对这一切不在意”仿佛是一种轻松的态度,但它背后,确实展示出了生命意志在冥冥中与末世的混沌角力的强悍本能。



在春日的困倦中,《弥留》仿佛一剂强心针,在莺歌燕舞的风光中,袒露出生存本相,并以开拓性的音乐语言,在旷渺的荒野中,直面着生命中的光明与黑暗、迷失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