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新单曲MV《你好吗》上线, 重拾后古典时代的情感叙事
2016.12.02

创意统筹:_李嘉木  封面设计:_阮天琪


两周前,废墟乐队的单曲《Party之王》上线,为即将问世的废墟新专辑打响了头炮,《Party之王》以拟人化的方式展露着东方哲思,那个属于我们先人的思维与智慧。单曲封面上,那个投射在裸露身躯之上的传统剪纸投影,也从视觉的角度打通了东西方文化的通路。如今,秉承着这一理念的又一首单曲《你好吗》近日上线,同名MV也于今日出炉。


(标注:水墨效果-房柯)


开头的“你好吗”三个书法字赫然入目,按唐代书法家虞世南在《笔髓论》中的说法,书法乃是“借笔传心”之作,“你好吗”这三个书法字也不例外,它从凝重朴拙中透露出了一股遒媚劲健。奠定了整部MV的调门。



曾几何时,“你好吗”这一随处可见的问候之音,被现代化的脚步碾压成记忆的薄片,这一古典式的问候早已被人遗忘,变得亲切却又陌生。一如云、水、太阳、人间、天上、泪珠,这些颇具古典情怀的词语一样,被后现代社会遗忘于记忆的褶皱中。《你好吗》则从皱褶中将其逐一打捞。



轻拂的吉他声,引出了主唱周云山的声音,在MV里,头扎发带的他,以侧面的形象映入眼帘,接着,侧脸的轮廓里浮现出丛林、山川、湖泊,与熙熙攘攘的车流与人头攒动的街景相互切换,在经过数道光线的映射辗转后,镜头切到了周云山的正面,同时,再次叠加出先前的自然场景与街市闹景,随后MV的镜头在乐队的演奏场景与叠加于乐手轮廓之上的自然及街景相互切换,最后镜头落定,落在了那个饱含东方韵味的废墟Logo之上。



这区区不到五分钟的MV,可谓气象万千,一方面,古代道家那“天人合一”的古典观,通过镜头里人与自然的重叠得以表露,另一方面,古典与现代的冲突与融合,也在镜头的往复切换中展现出来。


摄影:吴小妹  剪纸艺术家:杨毅

化妆师:汤舒喆  绘画:宋陈(大光明Logo)

服装:本帮裁缝-THE ORIGINAL GANG OF TAILORS


很难说《你好吗》究竟是带有迷幻色彩的艺术摇滚还是一首民谣之诗,但它无疑是一首情歌,然而,在这首朴素的情歌中,却包含着微言大义。通过“天上\人间”的辩证统一,“我\你”的辩证统一,从歌词的肌理间重申了天人合一的辩证统一观;同时,游移不定的“飘在远方”的云儿与“飘在世间”的露珠,也喻示出对飘来荡去的生命的关爱,对所有飘着孤单着无所依归者的关爱,更是形象地展露出对于归家的热望。在后古典主义的时代里,你好吗,三个字,在问候中包含着千愁万绪,这愁绪中既有无奈,又有渴望,这一复杂的感情是东方的,也是为“废墟”乐队所独有的。一如歌曲开头和结尾那独具废墟风格的延迟效果的电吉他。

键盘与吉他的古典味道,让这首歌继承者东方美学的衣钵,而借鉴于交响乐中弦乐编的曲式,以独有的方式推动着歌曲的起承转合,歌曲中段的那些轮拨,似乎是太阳的光芒在闪闪地播撒。周云山的演唱从哀而不怨的一股忧愁逐渐转向喜大普奔的欢快中,副歌中一声声高亢的歌唱,让简单的“你好吗”三个字变得立体起来,从歌声中,我们感受到了在后古典主义时代的那股情感,而这一情感,对于在身处于工业社会中的我们来说,已经久违。



《你好吗》这首MV,再一次从摇滚乐的躯壳中生发出独特的“废墟”之魂,它潜藏于礼崩乐坏的乱象之中,却一次次地以诚挚真切的方式呼唤着我们,呼唤那个身处后古典时代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