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新单曲《热带》火热出炉 “新闻民谣”记录当代传奇
2016.11.16

《热带》改写自一篇2014年的新闻——“广东增城逃犯到泰国成千万富翁,16年后落网”。新闻中的主人公“王×球”于上世纪90年代末在增城持枪杀人,犯案后他带着两万多块钱逃亡到泰国曼谷,隐姓埋名,从中餐馆打工开始了自己的他乡生活。“王×球”从洗碗工干到厨师,直至最后,他开起了属于自己的中餐馆,并成为过千万身家的著名华侨,但最终还是落入警方法网,被引渡回国。



“热带”是一个地域上的划分,它意指歌中主人公“刘德龙”最后的落脚地泰国,同时,故事中的氛围,也同热带一样,炽热而高能。在歌曲前奏中,吉他、镲片、手风琴依次进入,五条人传的统三大件各司其职,但从首段间奏开始加入了贝司,让整个故事的声部更加饱满,更为立体。同先前发布的有着九十年代流行歌遗韵的《初恋》相比,《热带》的节奏更为丰富,变化多端,歌曲从头到尾两个和弦循环往复,但贝司、鼓、吉他、手风琴的律动不断地互补变动。在歌曲叙事铺陈的过程中,节奏渐渐变得咄咄逼人,野性四溢,与主人公刘德龙那个曲折而传奇的人生故事相映成趣。



在《热带》中,也能够感受到《一些风景》时期的五条人的影子,野性,糙猛,这次五条人首次在歌曲里加入了MIDI成分,仁科直接同手机里的GARAGEBAND软件加上了合成器音色。



作为一首“新闻民谣”,五条人在新闻素材基础上进行了再创造,并加入了诸多想像的细节,与新闻中的“王×球”的人生相比,《热带》中的刘德龙的血肉更为丰满,从赌徒到逃亡异乡的餐馆业主,刘德龙的故事,颇具传奇色彩。但是它所折射出的,是当下时代的显著症候——沉痼压身,积重难返,透支漫长的未来,填补当下亏空,在徒劳往复之后,以“三碗猪脚”终了余生。“三碗猪脚“,是泰语“你好”(sawadika)在闽南语中的读法,它在歌中被邪性的唱腔以延时效果结尾,满是魔幻色彩。同时,这“三碗猪脚”也是刘德龙对自己传奇经历的总结,懊悔?无奈?失落?一言难尽。



《热带》用音乐语言,呈现出了一副丰富而斑驳的电影画面,五条人同以往一样,依然用平实的笔触,从时代变迁的诸般风景中,撷取出最为传奇的画面,讲述给身边的我们。



《热带》


词:仁科&茂涛

曲:仁科&茂涛

编曲:五条人


县城的地下赌场里面烟雾弥漫      刘德龙他输钱输到冒冷汗

借高利贷的钱估计永远还不完      但他死活都得在三天之内还掉


高利贷的追债人丧心病狂          拿起东西就砸见了人就砍

刘德龙他正当防卫还了好几拳      砸伤了追债人后逃往别的地方


中国的县城都差不多一个模样      他住在一家破烂旅馆里面

打开电视机核对福利彩票          像之前那样奇迹还是没有出现


他电话叫了一个女人来到他的房间  完事之后将她掐死在洗手间

但小姐身上的钱也少得可怜        不过也够他再坚持几天


许警官认为凶手是个惯犯          胡探长认为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

扫地的阿姨认为凶手可能是个鬼    旅馆的老板娘吓到快飙尿


有了经验之后他开始杀人不眨眼    再捅死一个去银行取钱的人

抢了钱之后买了一辆摩托          现在的刘德龙不再是个正常人


邓局长认为罪犯是同一个人       许警官和胡探长越来越头疼

刘德龙他驾着摩托逃往中缅边境   很快就消失在热带丛林之中


十几年之后他奋斗成了有钱人     在泰国曼谷经营一家中餐馆

后来人民警察终于将他抓获       刘德龙他笑着说“三碗猪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