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新单曲《午夜芭蕾》:献给“空无”的一曲自由颂歌
2016.09.22

继先前发布的单曲《支离》之后,痛仰乐队又一首新单曲《午夜芭蕾》今日上线,同名MV也同时上线。这首与《支离》风格大相径庭的作品,同样于今年录制于英国帕尔街录音棚。

 

同样是在服务过ColdplayDovesThe Smith New OrderPulp等乐队的录音棚Parr Street Studios (帕尔街录音棚)中,痛仰完成了这首与《支离》风格截然不同的《午夜芭蕾》。歌中欢快的律动一反先前的沉重,但不要误以为是一首佐以红酒干酪的巴洛克小夜曲。它用“芭蕾”的场景,深刻地描述了我们在“空无”之中的体验。

 



在现代都市的上空,有一个幽灵始终在徘徊萦绕,他在暗夜到达之际来临,在拂晓前离开,这个幽灵,我们称之为“虚无”,但从精神状态上看,与其说是“虚无”,勿宁说是“空无(NOTHING)”。痛仰的《午夜芭蕾》,即是对这种“空无”的描述。这支单曲创作的初衷,是写给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孩子,一个被现代医学定性为精神科疾病的患者。但这个作为患者的孤寂、抑郁的个体,却在暗夜中获得了关于空无的独特体验,如歌中所唱“独自跳舞,静心领悟”。让灵魂弃绝了日常的羁绊,获得快乐。这种快乐模糊了病态与正常、经验与超验的区隔,卸除了白日的伪装,打破了习俗律令的枷锁。

 



《午夜芭蕾》同名MV由去年发布的痛仰纪录片《不期而至》的导演团队制作完成,MV中大量的老电影镜头的拼接打乱了时空的规律,从《月光宝盒》到《泰坦尼克号》,从《雨中曲》到《刺客聂隐娘》,猫王、迪卡普里奥、妮可·基德曼轮番现身……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空间,时空在切换挪移中变形,那些歌舞生平的浮华场景,与歌中关于“空无”的体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但对于《午夜芭蕾》歌曲而言,它的主场景其实是一个虚构的舞台,一个独角芭蕾舞剧正在那里上演,而这主角不是别人,而是“我”,沉浸在“空无”中的舞者。

 

作为一个没有被遮蔽的残忍的真实,“空无”是无遮蔽的被暴露出的赤裸状态与残酷,面对这样的状态,我们在日常中虚构了充盈与饱满,以掩饰这种空无的存在。但在潜意识中,我们却又总在真实的空无与伪装的充盈之间摇摆。巴塔耶认为,“美是空无”,“艺术家是物的世界中的空无”。空无的体验,是对知识、经验的弃绝。在“思绪触不到的边界”,在“纷乱驻不到的边界”,在经验的断裂和思想真空中,我们才得已脱离世俗世界中的功利性目的论。

 

作为“空无”的一曲颂歌,《午夜芭蕾》,把我们带回沉默的黑夜,远离思绪的羁绊,远离纷乱的困扰,让自由袒露出来,而这恰恰又回到了先前发布的《支离》的主旨:于泥沼般的废墟之上,重新寻求属于自我的真实与自由。在11月初,痛仰也将展开为期两个月的全国巡演,巡演详情将于下月公布。

 


 

 午夜芭蕾 Midnight Ballet  

 

词:痛仰乐队

曲:痛仰乐队

编曲:zhi & 痛仰乐队

 

沉默如火

灼热着我

一个声音刺入我耳膜

让自己快乐

 

心似霓虹

依然如我

像是买醉后的诱惑

直入我心窝

 

午夜芭蕾

在思绪触不到的边界

独自跳舞

午夜芭蕾

在纷乱驻不到的边界

静心领悟

领悟

 

沉默如火

灼热着我

一个声音刺入我耳膜

让彼此快乐

 

心似霓虹

依然如我

像是买醉后的诱惑

直入我心窝

 

午夜芭蕾

在思绪触不到的边界

独自跳舞

午夜芭蕾

在纷乱驻不到的边界

静心领悟

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