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璐诗发布新单曲《才不枉过年少吧》 珍存一首粤语歌的清凉与感动
2016.08.11


立秋时分,暑热尚炽,聒噪蝉声中,幸好有一首清凉沁心的歌,来为你整理纷乱的思绪。



作为地道的广州人,张璐诗用粤语演绎了她的新单曲《才不枉过年少吧》,带给我们的却是意外的美好。


从录像厅门口让人流连不止的《当年情》(张国荣),双卡录音机里被反复拷贝的《一生何求》(陈百强),到学生宿舍电脑音箱里循环播放的《一生所爱》(卢冠廷),再到举国风靡的TVB剧主题曲,粤语歌曾勾连起几代人的青春记忆,如今却似乎风光不再。


去年上映的《山河故人》,一首叶倩文的《珍重》打通三重时空,重新唤起了观影者的这份情结,贾樟柯说,“粤语歌有情有义,山西人喜欢。”事实上,广东话丰富的音节和顿挫的语调,令其表现力天然饱满,即便听不懂歌词,仍会被粤语歌轻易感染。


更何况,张璐诗的《才不枉过年少吧》还有着纤尘不染的歌声和秀丽典雅的吉他,散淡,清浅,伴你在清早的淡蓝色调中恬然走神,又被熹微晨光中的偶遇激活了少年想象。她用音乐细诉款曲,就像为久远的“时光森林”赋予可触的凉爽质地,可嗅的馨香余韵。



身为写作者,张璐诗对音符的使用总让人联想起对词语的调遣,有着惜字如金的优雅凝练,又往往虚实相间地切换于内心描摹和叙景状物。歌声停顿的片刻,吉他低眉自忖,徐徐勾描;两相映照,写就一阙诗韵翩然只为悦己的旅人日志。


张璐诗的独特,或许正在于写作者和音乐人的身份交错,让她对走笔行文和音乐创作之间的“通感”有着更多微妙的体认和把握。这也令其明显区别于时下渐趋同质化的民谣音乐人——她融情于境,并不着意抒发;她的含蓄和节制,亦如粤语老歌,足以放慢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