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IT音乐节4天迎19.5万观众 中国乐队二度登陆巴尔干
2016.07.21

多瑙河畔、中世纪古堡、大波美女乐迷、神秘的巴尔干……EXIT大概满足了一个音乐节爱好者对音乐节的所有幻想。日前为期四天的EXIT Music Festival落下帷幕,本届出口音乐节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95,000名festival-goers相聚塞尔维亚小城诺威萨德共襄盛举。


大牌乐队悉数登场,近20万观众齐聚EXIT


四夜三天的古堡吸血鬼大趴正式收官,从晚八点到早八点,嗨一个对时去上班,是属于一个音乐节粉的自我修养。EXIT的老朋友大节拍锐舞电子团The Prodigy,分别来自匹兹堡和南伦敦的当红rapper Wiz Khalifa、Stormzy,百大DJ前十的David Guetta、 Nicky Romero,Funk&Soul界的老司机George Clinton,凭借《五十度灰》主题曲顺利斩获格莱美最佳流行歌手奖的Ellie Goulding等headliner悉数登场亮相,各团紧紧围绕着今年的slogan—Magic为主题,万人大合唱、Techno全明星之夜、护城河舞曲派对每每上演。今年的EXIT更是以单日55,000人次的票房一举打破了16年来的单日票房纪录。通过“影响城市之声”showcase获得邀约的WHAI坏和Nova Heart,作为中国乐队登上EXIT的唯二和唯三,又一次秀出了新音色和反传统的中国态度。摩登天空旗下“正在现场”直播平台也同步进行了网络直播。



No Sleep Novi Sad Stage的造型是一只激萌猫头鹰。该舞台聚集了一众电音大咖,crazy dancer们表示,这迪不蹦真不行!



Positive Vibrations Reggae Stage的策划人,EXIT音乐节的元老,长期致力于雷鬼乐在更大更广阔的语境下发展的牙买加裔英国人Wenti Wadada因癌症去世,为了纪念Wenti,今年的Reggae Stage正式更名为 Wenti Wadada Positive Reggae Stage.


WHAI坏乐队主唱张巍和Nova Heart乐队贝斯手博譞畅谈古堡奇幻之旅


张巍(WHAI乐队主唱)


EXIT音乐节感觉是一个比较真实的存在,它不是只把乐队放在那儿就完事了的音乐节。EXIT的选址本身就很有意思,在一个古堡里。哪怕不是去一个音乐节,古堡也是个好去处啊。这个音乐节一共有30多个舞台,主办方很好地利用了地缘和空间,每个舞台的安排都很好,互相不影响。


当地人给了我很多感动,看演出的时候我们很怕整场结束再离开会被堵在半路上,所以提前几首歌就走。但是当地人告诉我们一定要看完再走。出于对表演者的尊重,他们强调看音乐节的完整性。观众们并不是只关注自己的感受,自己怎么方便怎么来那种的,应该说EXIT的每一场live show都是表演者和观众共同完成的。


诺威萨德这个城市也很轻松,距离贝尔格莱德大约80公里,是一个很简单不会很忙完全在度假节奏里的城市。EXIT晚八点开始早八点结束,早八点到晚六点是after party,塞尔维亚人是拿绳命在狂欢啊。

所有的人每天晚上八点到那儿,早上八点钟离开。离这个城堡不远有一座桥,桥下就是沙滩,人们有的在沙滩上睡会儿觉,去河里游会儿泳,再在音乐节上嗨一阵儿。我觉得他们这种生活方式特别好,就是一种活的方式,一直在生长。

据我所知,EXIT音乐节始于塞尔维亚从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过度的时期,已经举办了16年。很多当地人还是喜欢公有制那种体制。有很多熟悉的音乐家16年来一直持续不断地跟他们合作,比如说The Prodigy,统共16届EXIT他们就参加了11届,他们在那儿的歌迷特别特别多,不大的场地生生挤了两万多人。我想不可能有一个中国乐队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参演一个国外音乐节,但我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积累来的,新鲜感有时候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


再来说WHAI的演出,我想主办方选我们可能是觉得我们比较适合这个舞台。我们把代表着中国当代的声音介绍到欧洲,很荣幸大家对我们也很感兴趣。他们在听我们的live的时候,很惊讶于我们东方可以出现这样的声音,用着他们熟悉的乐器,演奏出他们既熟悉又陌生又神往的代表着东方的音乐,尽管我们没有用任何一个东方乐器。这个音乐节很全面,希望在接下来的很多年都能持续合作。


很多观众都很激动,希望我们明年还来。我们用我们自己的音色把他们的热血、感情、情绪调动出来,我能看到他们眼神里的感动。音乐是世界的语言,我们被理解,观众被感动。


感谢摩登天空和影响城市之声张然在对中国乐队去海外演出方面做出的贡献,希望还有更新更好的中国乐队继续去欧洲做演出,让欧洲的朋友们更多地了解中国的当代音乐。我们也会继续努力的。




朱博譞(Nova Heart乐队吉他手)


第一次去塞尔维亚演出,之前听说过这个音乐节很有名,比如被评选过2014最佳欧洲音乐节,与罗斯基勒音乐节齐名什么的。但最感兴趣的是听说在拥有300多年历史的城堡里举办。场地很有秩序,工作人员都特别有礼貌和热情。我注意到虽然演出是从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人流量很大,但保安并不多,而且也都没什么事干。我们的演出时间还不错,夜里11点半。这次演出只有我和冯海宁以及合作过很多次的德国鼓手Mathias,我负责弹吉他。所以在这之前我们提前去德国的柏林和Mathias排练,现场和之前的四个人的时候有些不同(其实有些紧张haha)。但东欧的观众感觉很热情,演出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少人,音乐声响起之后凑来的人越来越多,感觉多演一首歌就多一圈人。他们划分设计音乐区域和通道真的很有意思也很合理,很有创意又合理的利用了古堡、起伏很大的地势以及山洞,各种光线的装饰很漂亮。这个音乐节的女孩是全世界音乐节里最漂亮的(认真脸)。


诺威萨德有类似中国90年代的公交车,我在城市溜达的时候,当地人看到我似乎都很奇怪,各种打量盯着看什么的,亚洲面孔在这里还是不多见。



EXIT音乐节现已与“影响城市之声”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我们期待更新更好的中国乐队登陆国际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