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頔2016“孤言寡语”系列音乐会:孤言者善乐,寡语者乐歌
2016.05.06

古语云,“言之不足,歌之咏之”,而如今处于纷沓而至的声名和荣誉中心的马頔,则在古语中发现了语言的陷阱:“言多必失,直言贾祸,言之无物,轻言肆口……丧失在语言里的永远大于在聆听里索得的。”音乐也并非必须从语言的尽头开始,它是最原始的表达方式之一,或许比单纯的语言更加可靠。



如果说,通常所谓的“歌”,即语言+音乐,那么“语言”是什么,“音乐”又是什么?用语言去回答这些问题,一切将变得索然无味并值得怀疑,不如让问题悬置半空,去谛听一首歌从耳道灌注体内的声声回响——当词语组织为言说,音符组织成乐句,一经一纬,才能织起一个意义的世界,为心绪赋形,供灵魂存身。

孤言者善乐,寡语者乐歌,“孤言寡语”,是作为音乐人的马頔对理想创作状态的想象和省思,也是作为听者和普通人的马頔,对自己那段不凡经历的冷静回眸:“少言多闻,或许审视自己的角度也会有些改变,尝试无妨。”


从前年的“孤岛”到去年的“孤鸟的歌”,再到今年的“孤言寡语”;从百人现场到千人场馆,再到街知巷闻,受众的膨胀并未改变马頔对“孤”字的钟爱。弗朗西斯·培根曾说,“喜欢孤独的人不是野兽就是神灵”,没有人真的喜欢孤独,但马頔希望我们可以从被迫承受的孤独中,汲取超越性的力量。


6月4日,深圳南山文体中心聚橙剧院,马頔2016“孤言寡语”系列音乐会首站,请合上双唇,攥紧音乐和语言拧成的绳缆,攀爬至我们心灵的安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