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乐队新专辑《直到黎明破晓时》 2016独立乐坛最具惊喜的开年之声
2016.01.27


犹如悄然出世的独行隐者,阔别八年,来自武汉的基诺乐队终于推出第二张正式专辑《直到黎明破晓时》(Until The Break Of Dawn),为2016中国独立乐坛带来了最具惊喜的开年之声。这也是乐队的老东家——去年加盟摩登天空展开重启计划的先生小姐厂牌新年第一个大动作,足以告慰苦等八年的乐迷。


2008年,基诺的处子作《再见!维多利亚》曾以忧郁华美的无双气质艳称当世,轰动乐坛,然而他们却在一飞冲天之后匿于云端,不见踪影,一如唱片的发行者先生小姐厂牌。乐迷心中的“最佳英式乐队”(这也许是一个误会)和“中国最纯粹的独立厂牌”双双隐身,几乎成谜。去年随着先生小姐低调宣布加盟摩登天空,基诺也重回乐迷视线,“绝响”传言总算破除。陆续发布的三首新单曲在新老乐迷中引发“连环爆破”,各大网络音乐平台的试听量、评论数及排行榜成绩跃升速度令人惊讶——基诺真的回来了,热爱他们的人从未走开,更多的乐迷则迅速围拢过来。

唯变是瞻的时代,八年,足够掘出一道代际的鸿沟,也足够几番风潮来去,而基诺却锚定于内在时空,其音乐之“变”始终遵循自我的节奏和逻辑。《直到黎明破晓时》无涉近年来的种种回潮与新潮,而是基于早年的气质底色,锤炼出愈发成熟的音乐表达式,全英文创作更显纯粹凝练。斑斓旖旎如《鸢尾的呼唤》(Call Of Iris),摇滚老辣如《循环》(Circulation),磅礴深广如《一千个世界》(1000 Worlds),更有《你的形状》(Shape Of You)与《小女孩伊诺拉》(Enola the Little Girl)等曲目中由异域乐器及合成器巧妙点染出的低徊绮靡,以及迷宫般的景致。编曲上的复杂和机巧,令整张专辑犹如一簇剔透却魅惑的结晶体,于每个角度折射出迷狂炫目的光芒,而旋律一以贯之的流畅考究,则让所有匠心归拢至表达的需要,毫无冗余和浮夸。

新专辑的创作从2008年便已开始,此后多年的推敲打磨,伴随着乐队成员的聚散,主创谢欣在音乐之外的生活和成长轨迹——用他的话说,“在商业社会里学习和认知”。新专辑整体概念的高度完整性,既源自尼采、波德莱尔、泰戈尔等先贤所带来的文字影响,也沉淀着浸淫于时代的个体生命经验,正如谢欣的词作所书:“你不在乎失去灵魂,因为你知道这世上并没有地狱”(《一千个世界》),“最后国王谢顶,抱着虚无的皇冠,为曾经的辉煌而哭泣”(《狂人摇篮曲》),“将我埋在你的心里,那里秋日永恒”(《永恒之秋》)……它们呼应着新专辑西方古典文学插画风格的视觉设计,繁复而精美,实现内与外的完美统一。

深刻,忧郁,浪漫,基诺就像一个旧时代的骑士或英雄,以古典式的高贵和悲壮,迎向现代世界的黎明破晓。在那里,他为我们带回了这箱沉甸甸的音乐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