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摇滚纪录电影《不期而至》首映结束 重要的是我们下回还能再见
2016.01.08

(痛仰与不期而至海报)


在《老炮儿》好评声潮逐渐淡绝于耳时,大众又迅速投至《唐人街探案》的搞怪与严肃中,一波又一波的电影热潮中,痛仰的这部中国首部摇滚纪录电影《不期而至》也在1月6日于北京世纪剧院悄然首映。当晚的冷空气伴随着北京的大风,吹得脸生疼。计划19:00放映的《不期而至》,18:00时还未开放的世纪剧院门口前就守满了满脸通红的观众。



由吉术斋制作、thinkother执导,差两分四秒就一个半小时的《不期而至》,从痛仰在山顶的云海中伴随着第一抹朝霞的出场开始,以《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结束,用影像来记录痛仰在巡演途中的大小故事,生活细节。


(篝火 痛仰)


他们在篝火前,沙滩旁,山顶上,摇滚巴士里,在一切与大自然密切相关的任何介质中,欢快而唱,热情地歌,瞎玩儿的闹。片中好几个片段都令观众捧腹,在摇滚路上永远年轻的痛仰用真实的生活告诉大家:每个年龄有每个年龄的玩法。还有好多基于人生的论调也成为观众们分享观后感的金句,比如高虎说的:虽然我不是百分百认同,但这是我选择的生活。


90分钟能够装下一个月内所有的细枝末节吗?并不能。《不期而至》从巡演这一微观视角切入,对生活细节的刻画,阐发出关于音乐、生命、生性的诸多宏大议题,这部片只是一部分,它可以衍生出更多。这也使《不期而至》在现今众多摇滚乐纪录片中,凸显出了独辟蹊径而有着思辨深度的与众不同的一面。



(摇滚巴士)


巴士、极客、在路上,作为痛仰12城剧场巡演的关键词,从这部影片中也得以体现,而这三者也在“摇滚乐”这一主体统领下,成为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极客思维”是出发点,他代表着新时代与年轻的力量,摒弃了一切规则与框架,从周遭那些看似铁板一块的无情现实中,一次又一次地做着勇敢与决绝的突破,只有把创新光作为生命意义一部分的勇士,方可称得上是伟大的极客。而巴士则是现代科技感召下的产物,它更像是一个微缩的舞台,他在承载着乐手、乐器等一切的同时,也承载了一颗颗躁动不安的心。


(李志明&痛仰)


影片放映结束,POGO看演出CEO李志明请上痛仰全员一块儿谢幕。在台下观众“来一首”的高呼声中,高虎起了《再见杰克》的调却令场下躁动了一会儿,但这股劲儿在五秒后就随着乐队一句谢谢而止,谢谢冒着大风的冷天赶来赴这场首映的观众。


作为摇滚极客的痛仰,且歌且行,悉数流年,“在路上”,是未完成的进行时,也是一个向未来无限开放的将来时,无止境的征途与永不停歇的歌唱,是摇滚乐的存在方式,同时也是它能够不被流行趋向所裹挟,坚守自我的保证。痛仰的下一个摇滚20年,2016年才算伊始而已。从早年的金刚怒目,地下硬核说唱的始作俑者,到如今有着众多拥趸、跻身于各大音乐节压轴时段的当红乐队,痛仰乐队历经近20年的进程,他们从铿锵的节奏制造者与苦大仇深的身体言说者,如今变成了传递和平与爱的心灵使者,在音乐中为我们传递着一把把打开快乐之门的钥匙。


(一直歌唱)

(痛仰)


他们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与变化?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