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仰巡演纪录片《不期而至》正式发布 “公路奥德赛”呈现现代摇滚史诗
2015.12.28

今年7月,痛仰乐队2015 全国剧场巡演发布会在北京中关村极客公园举行,正式宣布以“摇滚巴士、极客上路”为主题的痛仰乐队剧场巡演开启。8月底,历经12个城市的巡演顺利完成,在2016年新年伊始,关于本次巡演的记录片《不期而至》正式上线,为此次极客巴士之旅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同时,也催生出了一部堪称史诗的摇滚公路电影。

    由吉术斋制作、Thinkother执导的这部记录片以这轮剧场巡演为主要线索,以影像来记录巡演途中的大小故事,但又它不止于一部简单的记录片,整个影片从巡演这一微观视角切入,最后则阐发出关乎音乐、生命、人性等方面的诸多宏大议题,这使它在现今众多的摇滚乐纪录片中,凸显出它在独辟蹊径的同时又有着思辨深度的与众不同的一面。

《不期而至》所记录的这段历时一个月的巡演,将12城的故事浓缩在90分钟内,但站在更高的角度来理解,它所讲述的时间已经不止是30天,其间的空间跨度也不再是12个城市,从剧场的舞台到岸边耍玩,从山中垂钓到巴士生活,这仅仅是《不期而至》作为记录性、档案性功能的一个面向,但它的深层诉求让这部影片向着另一个维度迈进,而这个维度,可以称之为“史诗”的面相。一如古希腊的荷马史诗《奥德赛》通过叙述主人公奥德修斯十年海上历险的故事,将浪漫精神与现实主义杂糅,揭示出了伟大的英雄主义情怀一样,《不期而至》则通过叙述痛仰乐队30天巡演生活,将对生活观察与对人性的剖析相结合,打造出一部堪称是“公路奥德赛”史诗之作。导演作为痛仰的资深粉丝,他不仅反复聆听并理解着痛仰组建数年来的音乐作品,同时也把痛仰乐队的成员当作芸芸众生中的平凡个体来看待,在这一宏大的野心与独特视角下,影片在90分钟的时间容量里,呈现出了一个真实而完整的痛仰乐队。

从早年的怒目金刚、地下硬核说唱的始作俑者,到如今有着众多拥趸、跻身于各大音乐节压轴时段的当红乐队,痛仰乐队已经经历了近20年的旅程,这20年中,他们从铿锵的节奏制造者与苦大仇深的身体言说者,转变成传递和平与爱的心灵使者,并用乐符向我们传递着一把把打开快乐之门的钥匙,这一转变也始终是痛仰乐迷的议论焦点,而影片在开头即从一个侧面引入,并借高虎之口解释了如此的转变的原因:“把音乐像人一样完整、真实地表达”。这也成为理解这部影片的一个关键点。

随后,在这部史诗级的作品中,展露出了一组组看似矛盾却难以相互剥离场景:喧闹沸腾的演出舞台与幽静的林间空地,团结坚定的信念与乐手间时不时发生的冲突与抵牾,满是少年心气的无惧无畏与老成深虑的反复思量……正是从这些看似矛盾悖谬的一组组场景中,影片凸显出了极大的张力,无论是音乐还是人,都得到了立体化的塑造,也使得这部影片完成了从音乐到人格的整体观察,使得片子的意义超越了一般的记录片,获得了史诗意义上的文化身份。

巴士、极客、在路上,作为本次巡演的关键词,从这部影片中也得以完整体现,而这三者也在“摇滚乐”这一主题的统领下,成为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极客思维”是出发点,他代表着新时代与年轻的力量,摒弃了一切规则与框架,从周遭那些看似铁板一块的无情现实中,一次又一次地做着勇敢与决绝的突破,只有把创新作为生命意义一部分的勇士,方可称得上是伟大的“极客”。而“巴士”则是现代科技感召下应运而生的产物,它更像是一个微缩的舞台,在承载着乐手、乐器等一切的同时,也承载了一一颗颗躁动不安的心。影片中多个镜头都在巴士内拍摄,,作为摇滚极客的痛仰,在这样一个兼具私密与公共性的空间中休憩、高歌、嬉戏耍闹,为这一巴士赋予了更多的在辅助性交通工具之外的意义。“上路”作为本次巡演的另一关键词,同时也是摇滚乐在社会意义上的体现方式。且歌且行,悉数流年,“在路上”是未完成的进行时,也是一个向未来无限开放的将来时,无止境的征途与永不停歇的歌唱,才是摇滚乐的存在方式,同时也是让它能够不被流行趋向所裹挟,永远坚守自我的保证。

201616号晚上7点,《不期而至》将在北京世纪剧院首映,无论你是摇滚乐迷,还是公路影片的发烧友,也无论你对痛仰是熟悉还是陌生,都可以来世纪剧院中来一探究竟,因为它从音乐出发,却已然超乎于音乐之上。相信你从这部史诗般的“公路奥德赛”中,也会获得属于你自己的那份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