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油叶“秘密据点”首度曝光 “同居密友”故事或将再现舞台
2015.12.14

伍尔夫曾说,“一个女人如果打算写小说,那她一定要有钱,还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

那么,如果几个大男生打算做音乐,那么他们,除了一间自己的房间,还需要的,或许就是一个可以独处,也可以狂欢的据点。对于麻油叶来说,这个“秘密据点”,便是宋冬野曾经的家。墙角摆放的琴,随意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凌乱的桌面,毛绒玩具小熊,所有一切,似乎都在呼应着他们随性不拘束的性格。


(尧十三常住的橙色客厅,热烈奔放,还带有一点情欲色彩)

(冬野的绿色卧室,宽厚,深沉,富于生机和幻想,一如他的嗓音和体格)

(马頔的蓝色小屋,冷静,忧郁,但此时的马老板已不再孤独)


橙色的客厅,尧十三经常住在那里,绿色卧室属于宋冬野,马頔则住在另外一个蓝色小房间里。现在回想起来,那似乎是一个平淡到几乎没有什么故事的时期,他们总是各自沉浸在自己的空间和内心里,偶尔在一起商量商量怎么演出,晚饭是去北新桥吃卤煮,去鼓楼东大街吃牛肉抄手,还是简简单单几碗泡面就完事儿。而每当有麻油叶的其他成员来京拜访,马頔总会秀出他最拿手的马氏红烧肉,屋子里弥漫的肉香是大家关于这里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生活的琐碎之中,他们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和“与众不同”沾边的,却最终在这里写下了那么多广为传唱的经典之作,而这三色空间也注定要像性格基因那样,镌刻在他们各自的音乐里。在2015年的最后一天,他们也会将其展开在工体馆,让这三种鲜艳的颜色,成为那“平淡日子里的刺”。

(冬野卧室中的吉他和阳光,像是有意配合刚刚整理过的房间)


房间里的每一面墙都被他们当成了巨大的备忘录和日记本,墙面上写着当时演出的日程安排。以及他们或胡言乱语,一时兴起的碎念,或一本正经甚至满腔热血的生活宣言。“穷极一生做一个梦,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我们去玩朋克吧,或者去开一个鸡店啊鸭店啊,你怎么看”、“这个世界漏了”、“马老师,我把漏的堵上了”、“我是瓜子脸——贰佰”、“孤得奈特,搂沟叽王”。然而他们最有共鸣的一句,便是“我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特别好”。


这里虽不是见证时代传奇的切尔西酒店,但所有的字迹和凌乱的涂鸦画面无序地串联起来,也足够成为一部手写的麻油叶精神发展史。如今他们为自己的四周年专场起名为“麻油叶?不乐意!”,这显然也是一个适合涂在墙上的名字,它会不会和曾经那些涂鸦一起,出现在工体馆舞台上最显眼的地方?

(这里见证了十三哥长发飞扬的日子)

(在没钱交暖气费的日子里……)

(酒后涂真言)

(看着和吉他死磕的主人们,喵星人说,差不多得了;而他们回应:我不乐意!)


生活始终不断向前,如今他们已经告别了曾经的据点,那个充满记忆的老屋。即便曾经的日子已经随着他们各自的成长而日渐遥远,但在记忆里却从不是遥不可及的距离。他们始终坦诚对待自我和音乐,为人亲切随和不拘束,音乐诚实坦白不造作,在无意中成为新一代青年生活方式和精神面貌的代言人。然而起点,却始终在心里。


此间老屋见证了这段不可复制的历程,在即将举行的麻油叶工体跨年玩乐会上,这个三色空间、这些墙上的“手稿”以及凝固于某个瞬间的小摆设们将以另一种方式,与陪伴麻油叶一路成长的众多乐迷见面。正如村上春树笔下的主角与双胞胎女孩埋葬继电器的桥段,矫情也好,文艺也罢,某些“仪式感”终归是需要的。


“麻油叶?不乐意!”四周年跨年玩乐会,这一次,他们是否会在成立四年后,回归最初窝在一起的状态,仿佛身在曾经的家里,他们颜色各异的房间一样,再次向世界袒露内心的赤诚和纯真?舞台又将有着怎样别具匠心的设计,将现场所有人拉回到曾经的时空,在原本冰冷空旷的体育场,找回一种家一般的亲切与亲近感?


我们无法断言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特别好,然而对于麻油叶曾经与当下的见证,1231日跨年夜,我们现场见。


麻油叶?不乐意!四周年跨年玩乐会

时间:201512311930

地点:北京工人体育馆

演出阵容:马頔 宋冬野 尧十三 贰佰 崔跃文 丢火车乐队

票价:

看台票:680/480/280

优惠套票:1000680×2/ 800480×2

场地票:680

购票地址:http://t.cn/RUunC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