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个人专辑《岛》正式发行 跨界艺术合作赋予音乐多重生命
2015.11.16

 

2014年,一群来自不同领域、相互之间亦不算熟识的音乐家和艺术家来到泰国普吉岛,以40天的共同生活和创作,完成了跨界艺术项目《我在岛上做——艺术家岛上驻留计划》(简称《岛》)。作为该项目创作成果的一部分,由宠物同谋乐队核心虎子领衔的音乐专辑《岛》(Island)于今日正式发布。

 

《岛》由虎子在去年发起,由摩登天空实验室(Modernsky Lab)支持并组织实现,汇集了宠物同谋鼓手Edo、超级市场田鹏、重塑雕像的权利华东与刘敏,以及DJ Diva、艺术家宋琨、舞蹈艺术家小珂以及导演何龙的共同参与。陌生而新奇的环境中,他们互相启发、渗透,用一种特殊的包容感,将这个时代的纷繁芜杂整合起来,最终凝结于瑰丽自由的系列作品当中。

收录在《岛》中的六首曲目以电子乐形式呈现,我们既可以将其看作国内顶尖电子音乐人的合作结晶,亦可看作一个跨领域集体艺术行动的声音样本,是参与者40天的生活经验和灵感碰撞在音乐坐标上的投射。虎子和华东、田鹏以及DJ Diva等人的合作令每首作品都独具风格和意蕴,却同样浸透着岛屿和海洋的潮湿和空灵,迥异于各自作品中不同程度的、紧张焦灼的城市状态,而摩登天空始终秉持的“Music+”理念在其中展露无余。

专辑发行之际,虎子以访谈的形式详尽道出了这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以及整个艺术项目的来龙去脉,在满足我们好奇心的同时,也令《岛》所发出的回响激发出更多关于艺术和生活的想象。

虎子和Edo合作的《Crossroad》MV


Q:发起这个项目的初衷是什么?项目结束后,感觉有没有实现最初的设想?有没有遗憾?

A:因为北京的天气太差了,我想合作的音乐人又太忙,所以干脆找个美丽的岛,找喜欢的音乐家一起做一些音乐。整个计划从策划到实施一共就用了三个月,我和每个艺术家合作得都非常开心,而且我觉得质量真的很高,你能从你的合作者里获得能量。这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唯一的遗憾是时间有点短。我们在这期间做了六首音乐、四个Music Video,只有合作可以做到!


Q:参与《岛》这个项目的艺术家来自不同的领域,彼此间或许也不算熟识,却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共同生活了40天之久,这个过程里你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A:每一个人在整个计划中都特别礼貌、友好、谦让,这是好的合作者所要具备的重要因素。所有人都玩得很开心,对所有人都是一个美好的回忆,希望一直可以玩下去!


Q:在这40天里,不同领域的艺术家之间是如何相互磨合和共同创作的?

A:不同领域的合作是件自然的事情,互相有感觉就一起想怎么做,如果有人有清晰的想法,大家就一起帮你完成。这是个特别有效的合作方式,我甚至想用这个方法以后拍个电影。音乐可以在第一时间记录下来,当你做一段音乐时,会有画面感产生。


Q:你个人的音乐计划和宠物同谋之间有哪些联系和区别?

A:音乐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想法,宠物同谋也是一个想法,我不会只做一种音乐,我希望我的音乐永远有新鲜的血液进入,这是我这么多年做音乐和事情的习惯。我也喜欢自己对音乐的态度,我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音乐,但是我知道我以后不会做什么样的音乐。


Q:专辑中6首曲目由你和华东、田鹏以及DJ Diva等人组合创作,你们都有各自的风格,那么不同的创作理念和手法是怎么融合在一起的?创作过程又是怎样的?

A:创作的方式每个人都太不一样了,从技术层面讲,大家做音乐使用的乐器及方式都不同。我和华东的合作是,他先有了个东西,然后一点点地丰满;和Diva Li(DJ Diva)合作这首,前后做了好多版本,最后用粤语唱的,这就是玩着玩着就走出来了。我在合作中一直扮演一个活跃气氛的角色,所以大家好像比较难拒绝我。和田鹏的合作开始是困难的,我俩先大眼瞪小眼看了两天,才开始,我甚至想要中途放弃。有天晚上我看见他一人在院子里剪辑白天玩的音乐,然后不自觉地开始站在他的角度想问题,于是第三天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合作者会教会你很多东西。我和宠物同谋的鼓手Edo不用交流太多,因为已经合作了七年了,大家说玩个东西,把感觉和速度说好,就玩起来了;他弹贝斯和唱,我来做音乐,最后何龙做的MV;我们现在还经常一起来泰国做音乐,上个月又一起做了首宠物同谋的新歌,大家都很喜欢。我们会在非洲拍这首歌的MV,和以往的宠物完全不一样。


Q:《Lady Boy》这首曲子的名字很惹眼,它的诞生是否和你们在泰国的见闻有关?借由这首曲子,你们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A:我们当时就想拍一个凶狠的,那什么是凶狠的?大家讨论了一晚上,第二天开车半小时就找到三个Lady Boy,就把片子拍了。拍的时候她们拿透明胶带把私处贴上,我和华东觉得这个太不凶猛了,干脆撕掉——这歌就是撕掉的感觉。


Q:《爱太醉》中的粤语女声很迷人,这是采样,还是有人献声?

A:这歌就是Diva Li唱的。当时音乐中总有一种刀光剑影的感觉,做完以后,我就哼了一个也别胡逼的“大话西游”,觉得特配,Diva Li就写成了歌,加在了里面。


Q:《Yige》是你和儿子Yige一起完成的,很好奇他在创作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A:我儿子是最难搞的合作者。他那时才一岁,我要让他和我对话,但我开着采样器,他完全不配合,所以我只有等待。不过现在他已经可以主动拿Mic唱歌了,我一定还会和儿子一起做音乐。


Q:岛上的生活和创作中,有没有一些有趣的事和大家分享?

A:可说的故事太多了!能生活在一起一段时间又能做事,实在是难得的经验。我现在和Diva Li做了一个长期的组合,这都是因为在岛上打下的良好基础,没有什么比这种合作的方式更让我着迷了。我对合作者的感觉是,大家必须是朋友,才能在一起做音乐。


Q:未来还会发起这样的跨界艺术项目么?能不能透露一下大致的构想?

A:我在和摩登天空合作在泰国盖一个录音棚,一个大家可以在里面吃住玩录音的地方。今年我想和Diva Li先把我们的唱片做完,下个月会在澳大利亚的安迪·沃霍的展览上演出,会去非洲拍宠物同谋的新MV,明年想拍一部电影……想法太多,每件事都是我愿意做的,我很兴奋。

 

“创造而不是怀念”:虎子关于《岛》的自述


专辑中那首《Island》是我和田鹏认识这么多年第一次合作。我们把设备搬到室外,面朝大山和泳池。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个场景:我们正在做音乐时,舞蹈家小珂提着行李进家门,一屋子女人找出各种道具,就拍起来了,要是在北京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现在的能量都来自于音乐、自然和朋友,岛完全具备了这三种因素,实在是让我兴奋不已。


宋琨是和我一起策划《岛》的搭档,也是在岛上和我待最长时间的人。白天我在那儿做音乐,她在旁边画画。宋琨是个很安静也很爱和大家玩的人,我们也合作了一个曲子。刘敏有一个好的动机,然后她们俩就把动机完成了,我为他们编了个曲,华东弹了个键盘,然后宋琨和小怪怪就在黑暗的小屋里剪片子,我经常过去捣乱。这个片子也是做得最细致的,充满了女性的感情。


何龙是整个Video及纪录片的制作者,我们合作了太久了。龙龙特别好,对事情特别认真,我干事情则是特别胡逼,所以我俩特别互补。他比我早离开岛10天,走的那天我还挺失落的,有这样的搭档和朋友,是我的幸运。


我更愿意把《岛》看成是一次大家的集体旅行,一次合作方式的体验。距离我上次以个人名义发行唱片已经是11年前了,谢谢这张唱片的合作者,让我又有机会发行一张个人名义的唱片。值得庆幸的是,我始终觉得新发行的是最好的,感谢上天给了我一颗用来创造而不是怀念的心!希望《岛》这张唱片能给你一些好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