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摩登天空音乐节:赫尔辛基完美落幕 北美双城正式起航
2015.09.01

写下这篇回顾的时候,正在去往芬兰另一个城市Turku的火车上,宽敞明亮的车厢里只有一个母亲和她的小女儿,耳机里是829日下午重塑唱的那首《Escape Behind...II》。

 

 

当日的一切如梦如幻,舞台拔地而起又迅速撤离,前夜响彻星空的午夜狂欢清晨已经一片静谧,这座洁白之城又重归平静。

 

主舞台

另类与迷幻的完美mix

 

第二日主舞台的阵容更加偏向另类与迷幻,分别来自中国,瑞典,印尼,芬兰的四支乐队最大程度上的征服了观众,他们的轮番上场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一步一步带领观众走向深渊,重塑雕像的权利上场时观众们苦苦酝酿的情绪终于得以爆发。

 

 

布道般的念词从华东和刘敏的口中缓缓吐出,仪式感强烈,人群看的目瞪口呆,突如其来的噪音与嘶吼屡屡点燃观众。白色烟雾冲天而起,台上顿时风起云涌,二人面目沉静,琴音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到达台下,“These Chinese monsters are so amazing!"——不断有人狂呼。

 

 

当晚主舞台的压轴乐队是来自瑞典的Kate Boy,女主唱瘦弱的身躯里是夸张的力量感,上台时黑色的风衣风帽像是末世的死神降临人间,仪式感与重塑一脉相承,将迷幻的气氛带向顶峰。

 

 

来自印度尼西亚的WHITE SHOES & THE COUPLES COMPANY则给予了我们最大的惊喜,衣着艳丽的六人将东南亚的热带风情带到了寒冷的北欧,女主唱伴随着节奏以极高的频率手舞足蹈,复古又略带爵士的音乐风格颇受好评。

 

 

来自芬兰的NEOV被当地的中国乐迷称为“芬兰的万青”,流动的旋律,紧密的节奏,层层铺展的吉他,以及若隐若现的键盘和混响,在午后砸下巨大的音墙,小号犹如神来之笔,观众随之陶醉

 

副舞台

最重型&最流行

 

旁边的副舞台则在下午迎来了它最重型与最流行的一刻,芬兰本地的重型乐队Teksti-TV 666上场时舞台顿时显得拥挤不堪,六七个高大的长发男人背着吉他在那里一站,台下已然沸腾。

 

 

来自芬兰的Ronya嗓音说不出的性感甜腻,小黑裙包裹着惹火的身段,傍晚的海风吹动秀发,身旁是帅气的乐手,画面养眼,歌曲动听。

 

 

来自韩国的Neon Bunny第一次展示了韩国的独立与流行,朗朗上口的旋律和清澈透亮的女声让观众耳目一新,内敛中流露着叛逆,极具个人特色。

 

车库舞台

黑暗中的较量

 

这是一个废弃的车库,灯光昏暗中人们只能听声辨物,音乐在空间中更质感。

 

 

The Island Project中有两个成员是来自宠物同谋乐队创始人虎子和鼓手EDO,这次以另一个身份登台,大有穿越之感。

 

 

来自芬兰的Long-Sam带来了她著名的one woman show

 

 

Lust for Youth来自瑞典,常驻丹麦,后摇新贵,首日亮相车库舞台。

 

Nosturi舞台

after party @ livehouse

 

 

来自芬兰的JAAKKO EINO KALEVIlivehouse里面上演了一场多乐器的流行,民谣和funk show

 

 

来自瑞典的Zhalalivehouse作为自己的音乐道场,迷人的女声与她的裸男搭档,整场表演尽是诡异的美感和欲罢不能,首日压轴Nosturi舞台,现场极富感染力,第二日夜晚压轴时间交给了after party,观众彻夜狂欢,不愿散去:

 

 

观众

玩乐 享受 与 美貌

 

 

万里晴空与吊床,这里是副舞台的观景台。

 

 

3D自行车,里面坐着两个戴着特制眼镜的观众,可以看到行走中身后的镜像。

 

 

然而,当天与我们并肩的观众远不止于此,2015赫尔辛基摩登天空音乐节“正在现场”与“斗鱼TV”联合直播在线观看人数达118.4万,创历史新高——他们不在这里,却在网路的另一端与我们共同欢乐,见证摩登天空首次进军欧洲。

 

 

短短两天音乐节业已结束,盛典才刚刚开始,今秋十月,2015摩登天空音乐节再续美国前缘,阔别一年,在纽约中央公园和西雅图,打造横跨美国大陆的摇滚传奇:

 

 

摄影:

曾晓

Veera Kostamo 

吕浩林

Hemmo Rätty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