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十三新单曲《雨霖铃》:用现代音乐做一场古典的梦
2015.08.24



七月底发布的《北方女王》仍在被乐迷循环播放,今天尧十三又带来了这首《雨霖铃》——新专辑的另一支先行单曲,也是其中最具文学性和古典气质的一首。


诗乐同源,中国文学中的诗歌,从诗经、楚辞、乐府至唐诗、宋词、元曲,皆可歌可咏。随着时代推移,音乐佚亡,歌词尚存,而北宋大词人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则成了中学语文必背必考的传世名篇之一。言之不尽,歌以咏之,告别了少年时代的早读课,尧十三终于可以开口歌唱,唱出较之当年体味更深的离愁别绪。


以现代音乐诠释古典文学是一种冒险,“中国风”一度令人趋之若鹜,却很快滑向浅陋媚俗。《雨霖铃》几乎逆势而上,不仅未走以现代汉语化用古诗词意象的捷径,反而为原作大胆谱曲,直接入歌,那些平平仄仄、顿挫抑扬未损分毫,更因旋律中清晰可辨的五声音阶而保留了古典的情致和韵味。


箫声哀婉,诵经人语速急切,但绵绵情丝岂能轻易斩断?十三以箱琴叙事,起落无痕,却见昨日泪眼如在眼前,万端愁绪从耳边爬上心尖。歌曲至此还在意料之中,甚至中段的“琵琶”声和京剧念白也让人误以为十三会一直这么“古典”下去,但当诵经和木鱼的敲击在急促的不和谐音中骤然停顿,突然而至的班卓琴却令人如梦初醒。节奏组的律动也加入进来,暗涌在凄清画面之下的浓烈情感,克制但坦白地溢出在一派萧瑟景象中。十三的嗓音透出缕缕苦涩,那是酒醒后的悲切自语,只是今时今日,已不见杨柳岸晓风残月。


一曲听罢,你或许不确定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是古典还是现代,是“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柳永,还是生活在全球化时代的民谣音乐人尧十三。尤其是在你知道那支“琵琶”的真身竟是西洋的班卓琴之后。


这一次,尧十三用现代音乐做了一场古典的梦。但他并非所谓“生活在现代的古人”,他或曾如此想象,却不会桎梏于此。在他即将发行的首张专辑中,你会看到他是多么的复杂而又新鲜。



《雨霖铃》


作词:柳永

作曲:尧十三

编曲:尧十三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