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先驱赵一豪新单曲《春天的碰触》发布 低徊沉潜诉说春日憧憬
2015.08.04



    上月签约摩登天空的台湾摇滚先驱赵一豪,近日发布了新单曲《春天的碰触》,这也是下月他即将发行的新专辑的代表作之一。

 

    上世纪80年代,刚出道的赵一豪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形象是怒发冲冠的,他的Double X乐队那张著名的《白痴的谎言》里的生猛劲道在当时不啻是给保守温吞的台湾乐坛的当头一棒,而这张专辑也被称为华人乐坛的首张朋克专辑。

 

    进入90年代后,物是人非,意识形态的壁垒也在逐渐松动,反叛与逆反愈发成为待价而沽的商品,赵一豪的狂狷之声变得低徊,他的音乐风格也越来越多元,近年的唱片里也在更多尝试电音元素,更加沉潜内省。如今这首《春天的碰触》则是他今年创作趋向的明证。

 

    全曲开头的鼓点后便是清洌的吉他声效,而伴随着的是歌者的喃喃自语,随后更多的电子节拍来铺底,玄幻而浪漫,这场与春天的碰触,就在这样的情境中展开。早在赵一豪2009年的《TRIPPING / 19》中,就已经有了大量的电子元素融入,而这首《春天的碰触》里的上电子味更浓重,只不过《TRIPPING / 19》里的黑暗冷调如今被更加暧昧的色彩替代,如果说电子潮流对摇滚四大件的取代早已经是一种时髦,那么赵一豪则是对时髦的反动,他的言说方式依然属于那个年代,只不过借助了电子乐的语言来为自己打造了一个新情境下的叙事氛围——对爱情的疑问,对春日的憧憬。最终以“flower.s seeds from heaven”点睛。

 

    是的,《春天的碰触》可以看做一首情歌,赵一豪也曾浪漫地说,“我很喜欢谈恋爱,喜欢牵著女孩的手,边走边唱歌给她听。我随时都有歌,因为音乐就是我的生命。”

 

    但对于赵一豪来说,这首歌的意义大于情歌,在谈情说爱的表象下,是赵一豪对未来生命的探讨,但这些呢喃自语的念白,只属于他自己,也只有赵一豪才能明白,边走边唱对于他的青春来说意味着什么——那个曾经凶猛锐利的,果敢而直接的赵一豪,那个当年曾经在地下LIVEHOUSE用啤酒洒满全身的传奇人物赵一豪,如今边走边唱,用看似絮絮叨叨的方式, 把自己再次掏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他呈现出的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醒悟。

 

歌词:《春天的碰触》spring touch

 

你 棉絮 小棉絮 坏坏 你是谁 都在我女人的小鼻子

这麽谈情说爱的 小棉絮 棉絮 你是谁 坏坏

这麽打扰 这麽谈情说爱的感觉 是否还有明天 是否

突然停止 我们想起来 宝贝 坏坏

这儿…… 这会儿…迷路的香…

有一种感觉 我不会说 那是我的秘密 我的秘密

我的甜蜜 那是我的秘密

太晚回家 电话中断 错 错  错 对  对   对

我为何遇见你 在这些铁路之中

层层…… 意义裡的你

姑娘 咱们亲爱的 姑娘 咱们的 姑娘

姑娘 姑娘  姑娘 咱们的姑娘 姑娘

flower.s seeds from heaven

what     …

you u……yeah yeah yeah……

……u said ……in………m

 

it.s you… u kno .. wh…it.s …u…a huge secret

 

 

赵一豪简历

 

    赵一豪一直是台湾独立音乐场景中的活跃人物。1980年,他在17岁时组建了他的第一个乐队Double X,成为台湾朋克音乐的先驱,乐队于1986年在台湾水晶唱片出版了《白痴的谎言》,宛如Velvet Underground般颠覆了传统摇滚,以更不羁的姿态出现,以前所未有的赤裸愤怒冲击了台湾乐坛。同年, Double X进行了大学巡演,并担任著名的R.E.M.乐队1995年全球巡演台湾站的嘉宾。

 

    在乐队之外,赵一豪还有着非常独特的个人创作道路。1989年他的第一张专辑《把自己掏出来》在台湾水晶唱片出版,这张专辑的音乐依然无法归类,从Post-PunkTom Waits式的低吟,并有当时最好的乐手参与,包括后来伍佰&China Blue的成员以及陈明章等人。犀利和露骨的歌词如今听来,仍然充满新意与生命力。

 

    1989年后,赵一豪又出版了《直接爱恨》、《凌晨03:36》、《Tripping19》等专辑。他对朋克内涵的理解与阐释相当具有实验气息与挑战性,取材写实而且真诚面对自己。与赵一豪同期玩乐团的人,如今不是早已放弃音乐,就是成为主流明星,只有赵一豪还如此尖锐地继续摇滚著,永远以热血青年的样貌走在时代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