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十周年纪念专场:从记忆重现到大脑重启
2015.07.15



711日晚九点多,鼓楼东大街的MAO Livehouse是全北京最热的地方,可还是不断有人往这里扎堆,一拨人把心一横扎进去,一拨人大汗淋漓挤出来,凉快一会儿,再扎回去……这里是刺猬乐队的十周年纪念专场,也是今年“神经元”巡演的收官之站,乐迷们撑爆现场,来为刺猬庆生。


噪音携带着热量,以火山喷发之势从舞台上辐射开去。火雨临头却无人闪避,拥挤的肉身被生生煮沸,此起彼伏地跳跃冲撞,直到出窍的灵魂在汗水中溶解,又蒸腾在头顶。这样的情景已不知多少次出现在刺猬的现场,从前人们总把这种感觉形容为大夏天洗桑拿浴,但这次的十周年纪念专场似乎又跃迁到了更高的能量级。当舞台灯光在《酷坏女孩》(Cool Bad Girl)的高潮段落骤然大亮,音乐的火花便引爆发动机的气缸,去发动一具具行尸走肉,重启一整套僵死的操作系统——用刺猬的说法,我们要从神经元开始,给大脑来一次重启。


几曲唱毕,刚刚剪了短发的子健终于可以擦掉汗水,和Pogo的人群一起稍作喘息。前排观众中忽然伸出一条胳膊,高举一只手机喊道:“刚才谁的手机被撞掉了?!”又有人跟着喊:“还有一只鞋!谁的鞋!”失主尚未回应,台上阿童木接茬:“还有脚趾头!谁的脚趾头掉了!”台下笑倒一片,而笑声未落,台上又噪将起来……这就是刺猬的现场,足可尽兴,却毫无后顾之忧。


刺猬的音乐从来不乏动听旋律和慢板抒情,但当阿童木抱起电吉他独自坐在话筒前,闭目唱起《The Moon Song》的时候,人们还是迅速报以惊喜尖叫。演唱前阿童木对大家说:“这首歌献给自己和自己玩,却并不感到孤独的你们。”空灵曼妙的声线正适合降噪降温,汗水淌下脸颊,心头却触到了月光般的丝丝凉意。但现场马上又热了回来,嘉宾MC大卫登台助阵,辛辣嘲讽,嬉笑怒骂,如机枪子弹扫向现实的丑陋与荒诞。阿童木忽然上台客串起Rapper,台下又是一惊,无怪乎粉丝们都称其为“全能女神”!


接来下是经典噪曲大集会,《杀死你的时代》、《纸飞机》、《白日梦蓝》,所有的回忆顷刻涌现,直到《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是该兑现这个诺言的时候了,但首先,我们要穷尽今夜,返场是必须的,而在此之前,刺猬的经纪人小颖送出了一个大大的Surprise:当那个惟妙惟肖的刺猬蛋糕出现在舞台上时,最先惊呆的是乐队三人,这份生日礼物一直被小颖藏到演出尾声才终于亮相,而她的心意,其实早已体现在走廊里悬挂的无数张乐队照片里了……


演出以《金色年华,无限伤感》结束,但事实上狂欢的气氛远大于伤感。乐迷们在签售台前排成长队,十周年纪念专辑《神经元》顷刻销售一空,他们一定都还记得何一帆在台上讲的那个笑话:“再过十年,刺猬发福了,我们就叫豪猪乐队;再过二十年,刺儿秃了我们就叫耗子乐队吧!”——二十年之后,我们一定都是亲爱的“耗子乐队”的乐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