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媒介空间实验表演 《失焦 定格》 Modernsky Lab实验室形态初现 呈现跨界艺术作品
2015.05.27


空间,是与时间相对的一种物质客观存在形式,由长度、宽度、高度、大小表现出来。空间由不同的线组成,线组成不同形状,线内便是空间。

 

声音,是由物体振动产生的声波。声音以的形式振动(震动)传播。声音是声波通过任何物质传播形成的运动。

 

    影像,是人对视觉感知的物质再现。影像也是一种视觉符号,通过专业设计的影像,可以发展成人与人沟通的视觉语言。

 

表演,著作权法术语,指演奏乐曲、上演剧本、朗诵诗词等直接或者借助技术设备以声音表情动作公开再现作品

 

    自我,亦称自我意识或自我概念,主要是指个体对自己存在状态的认知,是个体对其社会角色进行自我评价的结果。 

 

《失焦  定格》作品介绍

    受德国著名剧场实验者和艺术理论家奥斯卡.施莱默(Oskar Schlemmer)在《包豪斯舞台》一书中提到的关于总体性剧场的设想启发,导演使用舞蹈、摄影、声音、新媒体等多种元素,在一个开放空间内创作了这个实验性的作品。表演者带领现场所有人,从关注到被关注,再到自我迷恋,通过镜头和影像,刻意混淆表演者和观众的身份,导致整个表演空间的主体缺失,进而强迫性地将表演空间内所有个体带入一种自恋的状态,试图呈现当下全民娱乐的社会形态与高度关注自我的自恋主义文化之间的碰撞。这是表演者、观众、影像、音乐、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之间没有界限的一次大胆创作. 这个作品是可在任何空间环境下,以不一样的表演方式来进行的艺术跨界。

 

导演阐述:

我尝试一种前所未有的表演方式,来探索关于人在群体中作为一个“我”而存在的意义,将潜在的现实通过表演和视觉来呈现出来。

 

在作品里,舞者和观众是不可分离的,空间内所有的个体,既是观察者也是参与者,是被动也是主动,他们参与其中和表演融为一体,他们潜意识的心理活动是延续整个表演发展的关键。相机这个元素像一个无形的纽带,将空间内所有的人和表演形式连接到一起,当舞者按下快门的瞬间,照片会出现在大屏幕上。观众在潜意识中寻找自己在这个空间内的存在价值,这些隐藏的思想被无形的释放。

 

    我希望能在最大限度的自由下,发现表演的无限可能性。

 

《失焦  定格》创作团队

 

导演/舞者:薛佳


专注于舞蹈与其他艺术的跨界创作 

2010年在新加坡开始学习舞蹈

2012年师从法国默剧大师菲利普.比佐

2013年开始新媒体舞蹈创作

2014年北京舞蹈学院进修现代舞编舞

 

新媒体:项砚冬(aka vj大象)


中国顶尖VJ。新媒体艺术家

无线电电路设计专业及软件设计专业毕业

现任二手科学家、人民教师兼VJ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从事PUNK音乐、花卉及互联网事业,均告失败

本世纪初转投实验电影、数字影像技术及新媒体艺术创作,至今尚可

 

声音:黄维伟


用自己先锋时尚的音乐理念不断推广国内DJ文化,策划无数受人关注的主题活动

不断制造出最具奇妙的电子物语,释放音乐的强大力量。

在北京、上海、俄罗斯、欧洲等打造过多场令无数舞迷为之疯狂的派对

同时潜心音乐及混音专辑的制作,传播中国电音文化。

 

表演者:lomo小强 (Lomography中国大使)


曾经做过10年的音乐人,在一个既偶然又自然的机会加入lomography 7年当中一直使用lomo胶片相机记录生活。

Lomography 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够让我重新明白,也是数码摄影让我们忘记的:将真实的世界映射到胶片上是多么令人惊喜的一件事情。” 

 

 

Modernsky Lab自述

摩登天空的自留地、多元化艺术实验基地。可以简单的理解为Live House,也可以深究为博物馆、展览馆、剧场、实验室甚至工厂和手术台。形态和功能对于Modernsky Lab来说毫无单一性可言,它完全能够多方位、多视角的与任意艺术形式完美契合。强大的包容性加之对于另类、先锋、实验的独特理解,使Modernsky Lab逐渐被更多的独立艺术家关注与青睐。2015530日,先锋跨界实验艺术作品“失焦定格”选定Modernsky Lab为首演场地,Modernsky Lab的多样化场地形态也将再次得到体现。

 

时间:2015530   15:30PM

地点:Modernsky Lab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银河SOHODB15-108

ADD5-108Floor B1Building DGalaxy SOHODongcheng District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