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乐队专访:生活即摇滚,音乐即态度
2015.04.27


4月19日,武汉草莓音乐节第二天,乌云压顶,阴雨连绵,观众的心情似乎少了几分明媚,但对于即将献上签约摩登天空后首场音乐节演出的夜叉乐队而言,恶劣的天气反而为现场带去几分恰到好处的魔幻色彩和壮烈情怀,亦暗合了夜叉新单曲《暗流》中翻涌着的磅礴气象。一个小时的演出中,从经典曲目到近期新作,从铿锵激越到沉郁老辣,无一不让人惊叹其从未消减的宏大气场,夜叉与台下数千名冒雨狂欢的乐迷共同完成了这次酣畅而忘我的金属献祭。

作为中国重型音乐的旗舰级乐队,夜叉近年来的每一个动向都是乐迷关注的焦点,争议和不解亦随之而来,这次演出可谓他们对此做出的最有力的回应。虽然作品和现场已有足够的说服力,但我们还是禁不住好奇,想要听到他们用语言来表述一切,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个简短的采访。褪去舞台上的凶猛和躁动,让我们来倾听一个坦荡而从容的夜叉。

Q:不久前夜叉在武汉首次登上草莓音乐节的舞台,现场感觉如何?那天的大雨有没有影响状态?
A:大雨并不会浇灭年轻的激情,从观众们穿着雨衣打着伞到脱掉雨衣和我们一起躁动,感觉到的是热情。我们将要发行的这张新专辑就叫《暗流》,而武汉也有江城之称,大雨中的江城和台下年轻人翻滚的激情,一切都与我们所要传递的意象暗合。

Q:夜叉已经很久没有签过任何厂牌,如今签约摩登天空是出于怎样一种考虑?
A:上一次有公司已经是十二年前了,这个问题在每一次采访中都会被提及。前一阵我们新推的新专辑同名单曲《暗流》融入了很多旋律,大家也就容易把这些联想在一起。其实和摩登谈签约也有快两年了,诚实地说主要是因为两点:一是有我们信任的人牵线,他就是黄燎原;二者,摩登天空是现在年轻人了解独立音乐的一个窗口,我们希望新一辈的乐迷还能接触到有种音乐叫作金属。

Q:夜叉成军至今已整整二十年,这期间外在环境和内心状态所产生的最大变化分别是什么?又有哪些是始终未变的?
A:整整二十年,可以按章回体分段说好几个月。往大了说,夜叉是从摇滚的“精神黄金时代”一路走过来的,在这个选秀时代,我们所面临的东西,与所有独立创作者面临的东西是一样的。但内心觉得有很多好歌等我去创作,很多语言要在音乐里呈现,这种坚持创作的态度始终是没有变的。

Q:今年陆续推出的两首新单曲《与魔鬼同行》和《暗流》的整体感觉也不尽相同,夜叉又是如何看待自己在音乐风格上的转变,以及由此在乐迷中引发的一些争议?
A:风格的定义也是别人给的,我们的一切想法都很简单,就是自然而然,随心所欲,经历了什么,被激发了什么,就表达什么。我们把这些完全诚实地反映在创作中,交给聆听的人感知,其他就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了。

Q:无论是词作还是编配,《暗流》都有一种将外在锋芒收敛为沉潜内力的趋向,这首歌有着怎样的创作背景?为何要以“暗流”这个意象为主题?
A:暗流这个意象,既是乐队经历与状态的总结,也是对小我以外的所有变革的观察。我们想说的,其实还是那句:以我不动声色的翻涌,唤你暗中躲藏的遗忘。

Q:目前乐队成员各自的生活状态如何?会给夜叉的创作带来怎样的影响?
A:我们的吉他手黄涛和贝斯手韩天是驻守通利福尼亚州的忍者;鼓手球球往返天津与北京之间,因为技术过硬点儿踩得准,什么事儿也没耽误过;另一个吉他手小凯是机车迷,最近控健身,是一块崛起的鲜肉;我纹身、排练、习古,一如既往热爱户外。远离城市热爱自然,说走就走是我的性格,所以才有了去年那次西藏的公路骑行巡演。

Q: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金属乐该如何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乐迷?
A:听听《暗流》吧,有一句歌词:“涌动,涌动,让内心如狂潮一般。”

Q:夜叉是如何理解“摇滚态度”的?
A:摇滚不是一个标签,态度也是不需要声张的。我们可能没有太多喊得出来的“摇滚态度”,但我们的生活就是摇滚,音乐就是态度,这就够了。

对于夜叉而言,即将到来的5月是一个独具意义的月份。很快(5月2日)他们就要在上海草莓压轴爱舞台,5月16日还将在北京糖果三层举办夜叉二十周年暨新专辑《暗流》的首发专场——二十年看似漫长,但在依然保有旺盛创作力的夜叉看来,这不过是一页刚刚翻过去的序言、一段通往辉煌乐章的前奏,请再次来到夜叉的现场,和他们一同遥望中国金属乐的未来。
(5月16日夜叉二十周年暨新专辑《暗流》首发专场购票链接即将上线,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