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飞新专首发专场不负众望 方言民谣挑战乐坛审美规范
2014.09.28

 

树摄影-张天龙


926日晚,雨后初秋的北京凉爽宜人,晚饭来上一晚老北京炸酱面,然后款款踱入麻雀瓦舍Livehouse,恍惚间,却又好像来到了陕西熙熙攘攘的面馆——今晚这里是章鱼现场举办的走唱·西北系列演出之马飞专场,也是马飞首张专辑《当初就不应该学吉他》在北京的首发演出。

 

虽然马飞西安法宝级民谣艺人的美称早就名声在外,但到场乐迷的数量和热情还是出人意料。陕西乡音不少,京腔京韵更多,山南海北的口音混杂在一起,间或还有英文的问候招呼,足见方言不是问题,音乐不分地域和国界。开场曲《水上漂》是人们耳熟的陕北民歌,对延安人马飞来说无疑是一种寻根或致敬。之后乐队全员登场,口琴和手鼓走起来的时候,扎在乡土中的根似乎瞬间发芽生长了。《回西安》、《种树》、《李导演》,虽然是当代民谣的吉他和布鲁斯的口琴,但一首首都像是故乡那棵亭亭如盖的音乐之树上悬挂的果实,一口咬下去,是熟悉的油泼辣子加棍棍面的味道。马飞不是民歌复兴者,而是民风观察家,词作取材于现时现世、自己和朋友,所以每首歌高扬之处总有人扯了嗓子跟唱,用的是陕西话,喊的是心中事。

 

《城管来了》并未收在新专辑里,欢快动感的节奏加上快速跳跃的蓝草吉他Solo,最适合对当代中国频频上演的荒唐场景作黑色幽默式描绘,也最适合煽动氛围,演出开始未久,台下便已迅速热身。《樱花舞厅走三遍》和《我能Chua》都已是马飞的代表性名曲,诙谐,生动,自嘲,马飞的那顶小礼帽已遮不住笑脸,无论乐手观众,都像酒醉之人酣然而乐,高潮部分的和声干脆升级为众人的大合唱……演出中段,神秘嘉宾终于揭晓——马条自称唱的是老男人的骚情歌,使现场更添几分怅然醉意;乐坛宿将洛兵则抱琴独歌至情至性,让年轻女孩儿们听得入迷。人们还未从爱的惆怅中苏醒,马飞已带大家重回市井:《蒸馍卖馍》献给踏踏实实生活的劳动者,他们是马飞最尊敬的人;而《图巴海尔的眼泪》则献给爱喝酒爱打游戏的自己,用马飞的话说,对喝酒和打游戏的热爱让自己写了很多歌,图巴海尔便来自风靡一时的街头霸王。接下来的《动物园》是演出中最独特的一首,词作有《种树》的隐喻和暗讽,旋律则带几分荒诞和戏谑,但事实上,这却是马飞最严肃的歌。

 

马飞把结束曲的选择权交给了观众,不出所料,大家选择以最具乡愁情结的《长安县》压轴。但或许整场演出最难忘之处并非这首歌所引发的全场大合唱,而是马飞和乐手们始终写在脸上的朴素的笑容,那是对生活的热忱和骨子里的达观。舞台之于他们有如酒席,歌唱与演奏则似乎是酒酣之余趁兴而为。他们爱的是喜忧相伴的生活本身,言之不尽,歌以咏之,而凡是听到他们歌唱的人,都可以加入进来,与他们推杯换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