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裤子“降噪”演出圆满结束 不插电专场演绎浪漫柔情
2014.07.16

 

(摄影:陆玮 毛帆)

 

712日夜,北京保利剧院,人们坐在柔软的椅子上欣赏了新裤子乐队的降噪不插电专场演出。这或许是2014年中国摇滚乐坛最超现实的场景之一,新裤子在18年的乐队生涯中,想必也极少面对坐着的观众,但若你亲临现场,却会发现一切竟毫无违和感。

 

电吉他,电贝司,效果器,合成器,它们曾直接有效地提升了音乐的情感强度,扩张了音乐的表现空间,一度支撑着新裤子从朋克到新浪潮再到迪斯科的风格蜕变,就像皮夹克和破牛仔之于雷蒙斯,亮片装和大喇叭裤之于青年时代的约翰·特拉沃尔塔。然而那天晚上,新裤子毫无顾忌地脱掉了这些洋玩意儿,向所有爱他们的人展示了一条质地柔软、体感舒适的国产秋裤。

 

原声乐器仿佛是纯棉的,贴身又贴心,曾在电声中闪耀绚丽光泽的经典曲目一一展露出温柔的Ballad质感,温润入心,浪漫且怀旧。庞宽再次以中山装亮相,弹起三角钢琴乍看就像三十年前音乐学院里的老教授,《走在什刹海的冰面上》(器乐曲,取自彭磊导演的电影《乐队》)全曲由钢琴引领,如冰面下暗涌的暖流,将冰面上默默行走的男女主角引向未知的方向。那个曾在旧金山的舞台上砸烂电脑显示屏的合成器顽童,此刻竟温柔得让人心碎。彭磊的鼻音依旧浓重,但更多时候却是多于专辑的纤细和敏感,16年前的老歌《我不想失去你》从未像今天这般深情,年轻的冲动和激切已然释怀,化为追忆中的感伤,却更让老歌迷们唏嘘动容。而同样作为十几年前的老歌,《我爱你》则因赵梦的和声及庞宽海浪般的风琴演奏而保留了原曲的浓烈情感。同时也要归功于此次专场的嘉宾乐手,便利商店的吉他手郎磊,作为裤子们的老朋友,他贡献了痛快干脆的吉他扫弦和Solo段落,为不插电的新裤子经营出更丰满的声场,更具厚度的触感。

 

当然,我们不可能在新裤子的现场始终气定神闲安如泰山,即便是不插电演出。没有电,至少还有Hayato(木藤隼人)的鼓,时常让我们的屁股闲不下来(部分女歌迷尤甚),而彭导的御用大咖演员吴庆晨和张楠则瞬间颠覆了高雅的现场气氛——东北话和台湾腔握手言欢,映射现实,戏谑调侃,并在吴庆晨主唱的《野人也有爱》里爆发出和那支著名MV一脉相承的霸气的喜剧效果。这还没完,如彭磊所说,接下来还应有更狂野的节目。赵梦主唱的一曲《After Party》惊艳全场,还没缓过神来,庞宽已经离开座位来到台前,《爱瑞巴迪》、《著名导演》,典型的庞氏嗨歌一出,现场急速升温,台下刚有人站起来,台上的庞宽已直接站在了琴凳上,俯身献菊一般重击琴键,难度系数爆表。所有原声乐器一起奏出最激越的节奏和音符,好吧,谁还记得这是一场不插电演出?

 

演出渐入尾声,钢琴潮水般涌起,几束幽光之下,悄然垂下的迪斯科球在乐队身后绽放华彩,一如海上升起的明月,如梦似幻。《Bye Bye Disco》,庞宽的钢琴弹唱几欲催泪,彭磊则奉献了整场演出最具柔情的歌声,仿佛辉煌落幕之后,一切皆成久远梦幻和无尽感怀。8年前,新裤子用这首歌为许多人的迪斯科青春做了了结,自己却踏上了迪斯科的复兴之路,而当《嘿你》响起的时候,你会听见他们对自己朋克青春的缅怀——彭磊告诉大家,他们要把下一首《你就是我的明星》献给Ramones乐队,而就在两天前,Ramones最后一位原始成员Tommy Ramone因癌症病逝,享年62岁。

 

演出以《我们的时代》作结。虽然彭磊和庞宽均已为人父,但我们相信那晚在场的所有新老乐迷,无论年龄,无论婚否,无论是否为人父母,都会肯定一个事实:这依然是新裤子的时代,他们创造属于自己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