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先生新专首发专场完美落幕 十年历练收获爱与信仰
2014.07.03


628日夜,海龟先生新专辑《Where Are You Going》首发暨成军十年专场演出在北京愚公移山完美落幕。再次启程之前,先生们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

对北京的乐迷而言,乐队之前几乎每天一场的超高密度巡演有如漫长的前奏,只为献上这一夜的巅峰体验,好像忘了先生们头天晚上还在两千多公里外的昆明。好在他们如约而至,带着全新专辑和十年积淀,成全了那个醉人的北京夏夜。

舞台下方早无立足之地,检票入场的队伍排到门外,下次他们或许该换一个更大的场地了。熙攘之中,突然从前排爆发出尖叫,但见台前白色幕布,黑白映像,新专辑预告视频三十秒倏忽即逝,还未缓过神来,舞台灯光便如启示般骤然亮起。《男孩别哭》直入主题,像亲密的问候,让等待瞬间化为狂喜。乐队三人毫无疲态,强光勾勒出他们鲜明的轮廓,如此崭新,耀眼,一如刚刚诞生。

开场几曲一气呵成,从新专辑的《那时阳光明媚》、《Snoopy》到老歌《草裙舞》、《Young》,都是极具可燃性的预热曲目,当前排观众不堪拥挤,只能以原地上下位移来表达兴奋时,后方的演出实况投影幕下已出现了临时舞池。RockabillySka都是伴舞利器,犹如橡皮小锤之于膝跳反射,作用在汉子们摇晃的肩膀和姑娘们扭动的腰肢上——它们在日常生计中酸痛、变形,又刚刚在地铁和公交车里与陌生人挤压碰撞,现在它们汇聚现场,终于在音乐中偷得喘息和自由。

场内越来越热,七八台空调气喘吁吁,还是不能阻止人们像融化的糖块那样黏在一起。新专辑风格变化最大的一首《悬崖巴士》出来降温,现场听来,哀伤和悲悯都在数百双眼睛的注视下,变得更具体也更有力量了。但是对于刚从舞池上岸的,喘息和走神的人来说,这首歌还有待于他们在唱片中消化,毕竟它有着整张专辑最深刻的词作、最长的时长,以及最迷离的编曲。相较《悬崖巴士》,之后的《接纳》、《给摇滚绑架》和《脱狱》或许更适合现场演绎,但也同样需要我们放慢心跳,召回已经飞走的耳朵和大脑。

越来越多的乐迷已驻足聆听,把身体交还给理性,但显然,降温效果并不明显,而先生们又用《微笑》和《玛卡瑞纳》来火上浇油。拥有超高传唱度的早期标志性曲目,大合唱势所必然,那些年轻的嘴唇、手臂、脚踝,那些蒸腾的汗、奔涌的血、敏感的神经,都一触即发地烧遍了全场,却全无戾气和癫狂,信仰之爱战胜了放纵的欲望,海龟先生是爱的纵火犯。

检验死忠的时候到了。《Porn Star》、《一起跳舞》、《变形金刚》,首首皆是热力十足的硬朗快歌,强力和弦,复古Solo,李红旗的白色T恤已完全湿透。有人选择挤出人群席地抽烟,更多的人则趁势填补空位——先生们还未松懈,我们又怎能精疲力竭?

Where Are You Going》,终曲奏响,一个巨大的问号孤悬夜空,它本有千钧之重,却在开篇轻盈的乐声中被不经意地问出,然后才逐渐上扬至后半段愈发紧张焦灼的追问。很多乐迷已对这首歌非常熟悉了,但现场的演绎较专辑更为激进,巨大的声浪似乎把刚才在欢乐气氛中暂时忘掉的所有不安和迷惘收成一束,毫不留情地抛回每个人的内心。这个沉重的问号,留待我们走出现场,扛到生活中每个转折性的时刻。

返场部分,先生们以最亢奋的状态奏出老歌《California》,摧枯拉朽的气势呈现出摇滚乐最震撼的一面,而作为问号之后的那个句号,某种意义上,它更像是海龟先生对过去的告别。演出间歇,李红旗提到这天是爱人的三十岁生日,而海龟先生也已成军十年,十年一个坎儿,我们知道,他们成功地跃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