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市场新专首发演出完美落幕 遁世极客以音乐打通未来
2014.06.23

大概没有太多人会专程去看一场电子乐演出。迪吧嗨曲和汽车发烧DJ大碟残忍地拉低了电子乐的逼格,那些不太适合跳舞的电子乐又可以一个人在家里听,那么,为什么要去现场?面对这个问题,你或许可以回答:因为超级市场。


6月14日晚,超级市场新专辑《Blackeclipse墨蚀》首发专场在愚公移山完美落幕。对于田鹏以及台上所有和他一样低调的乐队成员来说,这是他们罕见的和乐迷直接交流的机会,为此他们做了极为用心的准备,从设备到舞美到整体视觉概念,无一不精无一不严,然而这些努力事前鲜有人知,只有那晚经受了现场洗礼的人才由瞠目而赞叹。对于乐队来说,这也就够了。他们来去匆匆,音乐挥发在空气里,好像什么都没留下,又好像置换了一整个世界,从此一切都不一样了。


从头至尾,我们都陷在黑暗和它所映衬的光影里。合成器,电子鼓,MacBook Pro,程序,旋钮,以及辐射、震荡、闪烁、律动着的声音颗粒,绵延着的各色声波,碎片化的人声,全都酝酿在舞台前方白色半透明的幕帘之后,穿过其上的投影画面,溢满现场的每个角落。这不是跳舞音乐,它以节奏为动力,推进情绪,展开画面,探索世界,很少以摇晃听众为己任。这个黑暗封闭的声音熔炉里,台上的发声设备和四壁、桌椅以及我们的身体等一切可以反射声音的存在,共同构成了一个时空转换装置。那些被扭曲、拉长、拧紧、折叠的声音素材,提示这里有着畸变的力场、多维的空间;幕帘上所投下的抽象人影和闪烁的网格,则形象化了时空旅行的过程。我们是不是该忘了这是什么音乐?忘了它是电子乐还是其他什么劳什子,把它看成一种单纯的能量,它发动了这台时空装置,请把自己放心交给那个神奇的未来。


在音乐的视觉化转达上,国内没有人比超级市场做得更好,现场的动态投影完善并升华了整场演出的概念。它们和音乐互相诠释,不必看懂或听懂,只需感受灵魂出窍的飞升体验。蓝色光焰,外星生命,爆炸的超新星,随节奏闪烁的线条和光点,标本式地旋转或奔跑着的人体,如雪般飘落的汉字,都一一重合在幕帘后乐队成员的剪影上。黑暗的现场,灿烂的气象。


事实上,超级市场始终致力于为电子乐赋予人性,尽管他们的歌词在新专辑中变得前所未有地少,但同样明显的是,乐队中加入的原声乐器吹奏和电音水乳交融,完整有机的歌曲结构仍旧暗藏着强烈的情绪场,直至倒数第二首曲子,曾经的与非门乐队主唱张敬亲自朗诵了自己的诗作《清白》,用语言做出了最直接的表达。于是一切不仅仅是0与1,音乐逐渐向我们展开一个宏大的景观,同时向着混沌的潜意识下潜,在恰当的时候,使我们元神归位。


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却并不经常听到“超级市场”这个名字。他们从未刻意利用社交网络经营自己,他们是罕见的遁世极客,只用音乐打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