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乐队发布最新MV 北京专场蓄势待发
2014.05.26


如果人生是一次慢性死亡,青春就是一场高烧,它的终点并非痊愈。

大部分人都从高烧中得以幸存,退烧之后,被其它疾病接管,直到被衰老和绝症夺去生命。

我们该如何打发退烧至死亡的漫长时日呢?

刺猬曾在著名的《白日梦蓝》中唱道,“青春是青涩的年代……社会是伤害的比赛”,从青涩到成熟,是我们的心灵被它的自我保护机制逐渐掌控的过程。我们的头脑里有一整套自我规训的体制,它带给人秩序感和安全感,同时也和所有的体制一样,是一种疾病。在余下的生命里,假如你没有免疫或发疯,那么欢迎你,欢迎你来到行尸走肉的世界。

刺猬最新上线的MV(新专辑《幻象波普星》的同名曲)为我们呈现了僵尸世界的一角,一不小心,连我们亲爱的阿童木也被僵尸噬咬,张牙舞爪扑向队友——僵尸症就是这样一种要把所有人拉下水的传染病,但刺猬试图告诉所有即将退烧的年轻人,我们死命以搏,却并不需要模仿电影,使用糯米、法器,或直接砍死曾经的亲人。因为我们有音乐。

僵尸也有它们的音乐,那种僵化如僵尸身体,恶臭如僵尸口涎的声音。这种音乐由僵尸世界的统治者——无孔不入的强大权力和自我增值的商业资本所批量生产,方方正正如精神的蛋白质块(还记得《雪国列车》里由粉碎的蟑螂压制而成的东西么),却令无数僵尸以及未来的僵尸们甘之如饴。所幸年轻人是杀不完的,无论是被枪还是被钱。他们创造了自己的音乐,起初只为自救,却无意中救了更多人。

如今的刺猬已在退烧边缘,但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宝贵的抗体。新专辑一改往日的激切,由迷幻的音色和人声统御全局,借催眠式的幻象思考宇宙和宗教,而主题和音乐形式上的超越与飞升,并未妨碍他们使用影像手段构筑现实隐喻。某种意义上,或许《幻象波普星》的MV要说的是,当一切无可挽回地向僵尸世界沦陷时,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更好的消息是,除了影像,我们还能在本月底刺猬的北京专场演出中(5309点,Mao Livehouse)做得更多。艺术家秋晨将在Mao的内外绘制多种形式和尺寸的画作,到场观众可直接在作品上留下文字,诉你所想,百无禁忌。这些画作并未沾染业已泛滥的波普艺术俗套,而是以黑白水彩绘画为主,内容关乎你的幻想和焦虑。此外场内还有更大规模且更具想象力的布景和装置,力图从音乐延展出更多的可能性。530日,这里发生的将不仅仅是一次演出,而是一个带有实验色彩的群体行为互动。


无论是音乐、影像还是现场,都是刺猬从自身血液中萃取出的一剂抗体疫苗、一剂还魂针,或者,一卷《僵尸世界幸存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