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新专辑温暖直抵内心 崇尚简单体验宇宙幻想
2014.05.08

刺猬从来没有一张如此迷幻得美妙的专辑,即使在那张好评如潮的专辑《白日梦蓝》里,我们也找不到《幻象波普星》里那些似乎从天外飘来的美妙的音色。曾经的刺猬解构雕磨了年轻人对青春的困惑和疑虑,如今的刺猬虽已不再也无需再歌颂青春,但他们依旧抱有幻想———崇尚简单音乐的幻想、旋律化心灵颂歌的幻想。

6年时间,发表7张唱片,每张唱片的质量都高于歌迷的期待,这样的高效高产在中国乐队里并不常见。把青春用美好的旋律唱得美丽无瑕又充满童话色彩的刺猬已经长大,他们正在用成人的视角品味人生,思考人生,甚至探究宇宙,我们肯定没有听过刺猬低唱这样的文字:“深夜空荡的心灵,垂死挣扎的爱情,载着我们缓慢前行,烧掉对未来的憧憬。”我们都应该接受成长,对未来的憧憬也将随着成长不断得幻灭和再生。这一次,刺猬将这些幻想化作一张唱片呈现到世人耳前,就像他们自己对新专辑的描述一样:“这是一次美好声音的简洁幻想,这是一辆直达温暖的心灵慢车 ”。

从第一首歌《我们飞向太空》开始,刺猬似乎就在对我们宣告:忘掉我们曾经歌颂的那些美好青春,跟我们去更辽阔的宇宙。歌词里全是迷幻的字眼,他们像是用现代的编曲演绎了一首出自60年代嬉皮士的诗。成长让刺猬依然保持了对旋律的钟爱,只是音乐的主旨发生了巨变,《星光》正式这一变化的最直观体现。大段地使用弦乐,这不是刺猬常用的手段,这样的变化宛如大脑过电一般的突然,但又给人惊喜。“生命本是一道绚烂的星光”这个结论在歌曲里已经给出了完美的解释。主唱子健在指引着这列心灵慢车的来去方向,鼓手石璐则是这架列车的一束高光,《梦幻想》或许只能由她才能唱出这般美丽的画面。子健是个容易紧张的孩子,面对陌生人时总是会说话语无伦次,只有在唱歌的时候才变得清晰主动,阿司匹林这样的著名镇痛药在他口中却唱出着不一样的效用,刺猬曾经疯狂地迷恋Lo-Fi,而这一次他们却用整洁干净的吉他把《阿司匹林》演奏得让人过耳不忘。终于在《金色退去,燃于天际》找到了些许曾经的刺猬,刺猬是如此决然的挥别过去,如诗般的歌词里透着悲伤的情绪,第一句的“停止吧不安的一切”的呐喊祈祷就给歌曲种下了伤感的基调。


刺猬用10首歌向我们诠释了“旋律”的含义,主旨的变化又给了我们无限的幻想空间。它们就像十颗彩色的药丸,摆在透明的台子上,等待我们拾起,然后吞下,体验对宇宙的幻想。